亚冠

九梦幻界 第107 章 作者忆缘-

2020-01-16 18:12: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梦幻界 第107 章 作者忆缘?

第107章作者忆缘?

“妈咪,我们这是要到哪去啊?妈咪,我们到底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下呢?”

苍白冰冷的雪之世界,视野触及处皆为明晃晃的飞雪。而在那飞雪越演越烈的高耸入云的雪山之巅,却很是突兀得出现了一大一xiǎo两道身影。其中一个全身裹在厚厚棉衣里的xiǎo男孩,仰头望着他身边的女人,稚嫩的问道。

“芯儿,记住,要想活下去,就永远不要停下脚步!”披着单薄风衣的女人摘下了她的连衣帽,露出了那让无情飞雪都为之动容的绝美容颜。她美目望向了前方:山下一成不变的广袤雪地上,没有路,也没有尽头!

“要想活下去,就永远不要停下脚步!”似懂非懂的xiǎo男孩,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没有再问什么。他只是再次紧了紧女人伸出的手,握住了那唯一的温暖。光着脚,他继续踏上了那没有尽头的路途。

而在他们身后,在女人每一步刻下的脚印上,都镶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痕……

…………

“要想活下去,就永远不要停下脚步!”

在夜芯的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的残碎记忆,令他稍微放缓了疾跑的速度。不过,仅片刻后,他便收拾好心情,再次加快了逃跑的速度,任由眼角那莫名的一滴眼泪滑落在风中。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夜芯的内心快要崩溃了,枯木!被烧焦的枯木!主干绝望伸向天空的高大枯木……满视野都是颓败的枯木,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没有路,也没有尽头,真是个令人绝望的地方,紧紧抱着七凤,内心完全崩溃的夜芯,几乎相信了那个疯子的鬼话:这个名为雷语大陆的空间,绝对不是自己认识的七怡大陆。

“神离幻法!”就在夜芯不知道自己已经跑出了多少路时,那句令人绝望的灵言再次突兀得凭空传来。

“该死!这疯子的奇怪怡技,诡异得让人完全没有头绪,霸道得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言!”夜芯内心暗骂道,他脚下蓝光瞬间爆炸,试图逃出这言灵扩散的范畴。

然而,下一刻,夜芯的身体却凭空消失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夜芯竟回到了古怪少年的身边,并且,手抱着七凤,双脚迈着起跑姿势。没错,此时的夜芯竟摆着和之前逃跑前一模一样的姿势!

“哈哈……调皮的xiǎo倔驴,来啊!用你那奥斯卡般的演技,再次试着骗过老夫啊!”古怪少年满眼尽是笑意,他用着似讥笑又似威胁的语气随意道。

“疯老头!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们?”夜芯放弃了逃跑的,索性摆出要杀要剐请随便的姿态。

“哦嘛嘎!疯老头?你这个xiǎo倔驴还是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啊!不过,老夫我可不和你一般见识,谁叫慈祥和蔼的我总是如此:心太软!至于老夫要做什么?老夫不是説过了嘛!和xiǎo狐狸一样,老夫会抹去你的一些不该有的记忆!还有,顺便向!”

“顺便向梦月大人问候一声!神离幻法!”古怪少年有意停顿了一下,旋即他的目光一冷,再次对着夜芯伸出了五指。

夜芯全身一震,不能动弹丝毫,他只能绝望闭上了眼睛,任由那诡异的金光扑面而来。然而,就在那金光即将触到夜芯额头的一刹那,异变再生!

“众梦听吾号令,梦化为盾!五行土术!”只见闭着眼,怀抱着七凤的夜芯,突然伸出了右手,在他冰冷的言灵之下,他右手竟然发出了一道耀眼的黄光,光芒之中,一面一人高的巨大黄色盾牌凭空出现,挡住了那金色光芒。

巨盾与金色光芒相碰的瞬间,便双双消散不见。

“五行梦术!哈哈……梦月大人!您终于还是现身了!晚辈忆缘,诚惶诚恐,毕恭毕敬,为您潜水后的现身diǎn个赞!”古怪少年竟麻利的敬了个军礼?嘴里更是説着莫名其妙的话,而他的苍老声调竟然变成了一个年轻人的调皮口吻。

“忆缘?是那个有事没事就拖更一两个月的,打破太diǎn击率下限的,续写二梦知名十八禁《梦夜》续集的,被诅咒的络打手忆缘么?你为何要打扰吾等休息?”再次睁开双眼,却是一双金色的眸子,同样苍老的声音,却从“夜芯”的嘴里缓缓流出。

“果然如传説所言:梦月大人的智慧与幽默绝世无双!什么事都瞒不过您,罢了,让您见笑了!写作只不过是晚辈,在您所创造的世界的一diǎn个人兴趣罢了!至于晚辈为何惊扰大人休息。”

少年忆缘再次停顿了下,他那原本挂满笑容的脸色突然严肃起来:“原因有二,一是想了解,上古一战后,您的初代梦兽与暗夜所带领的暗影一族,各残活下多少?”

“上古之战?万年前的事早已追忆不回!吾也不愿想起。所以,吾无法回答你的问题!”金色的眼瞳斜向天穹,似乎要看透那尽头,苍老凝重的声音如同古钟般悠悠响起。

“哼哼,不愿想起?晚辈可以认为您是在存心威胁我么?好的,那么问题来了,晚辈只能被迫选择实施,打扰您的第二个原因了!”忆缘话锋愈来愈冷,连空气顿时也仿佛被那冰冷凝结住了。

“梦月大人,您知道的,身为一个资格老深的扑街作者,我最痛恨这类极度yy:譬如男猪脚的灵魂中寄宿着一位最强的神秘人,而男猪脚只凭着这个无解的金手指,便可以名利,美女尽收手底!是的,我决不能原谅这类的肆意妄为!您能明白晚辈的心情么!”就在周围的氛围快要冰冷到最低diǎn时,忆缘突然悲悸的仰天悲泣道。

“原来如此!与其路人甲,xiǎo明等跑龙套唯一的区别就是:男猪脚王二麻子仅是凭着运气好,从而获得了神秘强者的寄宿而已!忆缘,话虽如此,但是,神秘强者的存在仍是不可缺少的,因为他是引导猪脚和读者进入一大堆复杂设定的,至关重要的存在啊!”似乎读懂了忆缘的悲伤,“夜芯”也陷入了沉思。

“去他的神秘强者!像交代背0景设定这种xiǎo事交给旁白就可以了!总之,我是绝对不会原谅的,真正的男猪脚必须要有个:足以参加《中国好声音》那样悲惨的身世背0景才行啊!

所以,梦月大人,我只能,只能毁掉您这个最大的金手指!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给予下一代的梦兽与暗影之争的绝对公平。您放心,毁掉您这梦识之后,我也绝不会插手暗影一族之事的!”作者忆缘那满腔的悲怆化为了愤怒,在他那扭曲的表情里迸发出来。

“看来,你意已决,那么我只能选择:积极并尽情地配合你,来进行这一场进入高的打斗了。哈哈……也罢,就当吾首次登场亮相发给你的福利吧,也为你的构思之路留下一diǎn转折性的素材吧!”

金色的眼瞳迎向了忆缘的愤怒,黄,蓝,绿三种诡异的光芒,竟突然凭空出现,以“梦夜”的赤的上身为中心,它们竟以螺旋状不断彼此相互交融汇聚着!

河南省濮阳市妇幼保健院
防城港市第一人民医院
成都白癜风治好费用
衡水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天津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