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489章

2020-01-26 13:2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89章

“你说会是什么意思?”陈兴看向黄江华。

“这……我也不好说。”黄江华心里一紧,关系到办公厅主任卫思达,即便是作为陈兴的心腹,黄江华也知道在这种时候最好是谨言慎行,身为领导秘书,‘言多必失’这四个字一直牢记在黄江华心里。

陈兴沉思着,让黄江华将信纸再次拿过来,偌大的信纸上就五个字,后面是连续的感叹号,毫无疑问,对方这是要他重视的意思。

仔细打量着信纸上的五个字,陈兴着重观察着笔迹,好一会,陈兴才将信纸收了起来,明天打算带到办公室去。

“书记,您说这信会是谁送来的?”黄江华盯着陈兴手中的信,疑惑的问着。

“不清楚。”陈兴笑了笑,“你说会是市委的人吗?”

“市委的人?”黄江华微微一愣,想着陈兴说的这个可能性,黄江华也是思考了起来,不是没这种可能性,而是可能性很高,因为只有市委的人或许也才会更了解卫思达吧,只是暗中送这么一封信来给陈兴,真正的目的,是好意提醒还是别有用心?

“书记,您说那卫主任…”黄江华看了陈兴一眼,话到一半就收住口。

陈兴听到黄江华的话,笑着扬了扬手中的信,道,“不可轻信也不能置之不理。”

“倒也是。”黄江华明白陈兴的意思,点了点头。

说了句话,陈兴再次沉思起来,对卫思达这人,陈兴显然是没多少了解,确切的说,来望山时间不长的他,对每个人都没太多的了解,此刻突然收到这样一封信,陈兴在觉得突兀的同时,神色同样有些凝重,卫思达是办公厅主任,这个位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写信的人,提醒他小心卫思达,是要小心什么?卫思达敢对他不利?陈兴相信卫思达是没有那个胆子的,那又是要小心什么?

时间悄然流逝着,今夜又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皓月当空,万里无云,窗外的树枝儿轻摇着,微风徐徐。

一夜无话,陈兴第二天早早起来,到后面的小公园晨练了一下,一日之计在于晨,经常早起锻炼一下,一整天都精神抖擞。

来到办公室,陈兴到来就看到办公会门开着,里头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在擦桌子收拾着,一张青涩陌生的面孔,陈兴微微一愣,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办公室,在门口顿了一下,往门边的标牌看了一下,确定是书记办公室,陈兴这才走了进去。

“陈书记,您来了。”女子看到陈兴,忙停了下来,躬身点头向陈兴问好。

“恩,你是?”陈兴打量着对方,清丽脱俗的一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应该是刚踏出校园的,脸上犹带着几分少女的青涩。

“陈书记,我是新来的,卫主任让我以后每天早上负责打扫您的办公室。”女子笑道。

随着女子露出笑容,陈兴眼前也仿佛是亮了一下,一口洁白的牙齿和那灿烂的笑容让人感觉整间办公室都好像是跟着变得明媚了起来。

陈兴有片刻的失神,但并不是因为女子的笑容,而是听到‘卫主任’三个字,目光灼灼的盯着女子看着,陈兴眉头微蹙了一下。

女子站了片刻,有些不自然的拿着手上的抹布拧着,神色局促,陈兴盯着她的目光,让她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好一会,见陈兴还没有说话,女子才大着胆子说了一句,“陈……陈书记,怎么了?”

“哦,没什么。”陈兴回过神来,扫了对方一眼,很快又恢复如常。

走回办公桌后面坐着,陈兴看到卫思达正好走到门口,轻敲着门,陈兴点头示意着对方进来。

“陈书记,您每天都这么早过来。”卫思达一走进来就笑道,转头看了女子一眼,卫思达走向陈兴的办公桌,脸上满是笑容,“陈书记,这是林思语,办公厅刚招的人,我让她以后专门负责您办公室的清扫和整理,免得让黄秘书辛苦。”

陈兴没说话,盯着卫思达看着,陈兴此刻就想到怀里的那封信,平常看卫思达觉得没什么,但此刻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好像也多了几分异常一般。

“也好。”陈兴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点了点头。

“小林,以后陈书记的办公室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勤快点。”卫思达听到陈兴的话,眉宇间隐隐有些喜色,转头对林思语说着。

“卫主任您放心,我会的。”林思语点着头,小心瞥了陈兴一眼,又迅速低下头。

卫思达眼见说完林思语的事,心里也放下一块石头,将林思语的事安排好,那他也算是完成了任务,接下来就看林思语自个的了,反正钱新来让他做的,他是已经完成了。

“陈书记,那您先忙。”卫思达朝说了一声,离开陈兴的办公室。

盯着卫思达离去的背影,目光又落在正在擦着桌子的林思语身上,陈兴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摸着怀里的信封,陈兴瞥了林思语一眼,最终没急着拿出来。

黄江华这时候也走了进来,看到林思语也是怔了一下,此刻擦完桌子,已经将陈兴这间办公室打扫完的林思语,目光最后落在了陈兴办公桌上的杯子,又走过去帮陈兴拿着杯子去倒了杯开水放桌上,这才退了出去,看到黄江华时,也没忘了停下来叫了一声黄秘书,神态恭敬,看得黄江华一愣一愣的,下意识的同对方点着头。

很显然,林思语昨天就到市委来,一下午的时间,已经做了一番详细的功课,对于市委一些必须熟记的面孔,早就记了下来。

“书记,这谁呀?”黄江华等林思语走了出去,这才奇怪的问了一句。

“办公厅新招的人,刚才卫思达过来,说以后就由她负责我这间办公室的打扫了。”陈兴微微一笑,从怀里拿出昨晚收到的那匿名信封,陈兴再次仔细打量着那笔迹,而后从办公桌上拿出几分市委内部的手抄文件。

“卫主任?”黄江华目光微凝,昨晚那封信让卫思达这个名字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再加上陈兴此刻又拿了出来,黄江华相信陈兴肯定不是没有任何猜想。

看到桌上冒着热气的水杯,黄江华转而笑道,“看来这姑娘把我工作都做了。”

陈兴笑了笑,随手翻了几份手抄文件后,陈兴并不指望能从其中发现有相同笔迹的地方,只是本能的一个做法罢了,将信纸递给黄江华,陈兴道,“小黄,好好记住上面的笔迹,要是有发现相似笔迹的人,立刻告诉我。”

“好。”黄江华闻言,接过信纸来看着,盯着那五个字直瞅,就差没把字给刻进脑海里。

市大院,李开山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办公室主任梁婧例行性的向他汇报工作后就离开,两人眼里都是心照不宣的神色,梁婧前脚刚离开,张立行就出现在了门口,敲了下门就径直走了进来,将办公室门给反手关上。

“你又有什么事。”李开山看着走进来的张立行,眼底深处闪过一道寒光,私底下只有两个人时,两人的言语都已不再客气,看到张立行反手关门的动作,李开山更是意识到张立行进来绝对没好事。

“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李大市长肯定有事。”张立行神色嘲讽,对李开山连起码的尊重的都没有,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张立行拿出一根烟点了起来,仰躺着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你把这当成你自个的办公室了不成。”李开山脸上怒气涌现。

“哦,不好意思,忘了李市长不抽烟了,抱歉抱歉。”张立行笑眯眯的将刚点着的烟给掐灭。

李开山凝视着张立行片刻,收回目光,脸上隐隐有几分怒色的他,心里头并没有真的如表面上这般生气,他知道张立行有时候无非是想故意激怒他,之前经历了这么多,他现在又岂会像一开始那般容易被激怒。

“有什么事就说吧。”李开山冷哼了一声。

“好吧,李市长是大忙人,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免得多耽搁李市长的时间。”张立行笑了笑,道,“是这样的,这两天跟常胜军有关的报道和舆论,我想李市长也该了解了,后天就要召开人大会议,就常胜军目前的情况,我觉得让他担任市局局长并不合适,咱们市这边,应该重新提名一个人选,取代常胜军,我想这也是对广大的望山人民群众负责嘛,一个德行操守不行的人,让他坐在市公安局局长这样的位置上,咱们也愧对老百姓不是。”

张立行说得光面堂皇,言辞凿凿,脸不红心不跳,听在李开山耳里却是巨大的讽刺,看着张立行冷笑着,李开山不客气的说道,“你也好意思说德行操守,好意思说愧对老百姓?”

“李市长,咱们也共事多年了,你这样说话可就很没意思了。”张立行微微一笑,官字两个口,说话有两手,谁不是嘴上功夫一套?

对李开山的冷嘲热讽,张立行一点也不在意,李开山吃了他的心都有了,被对方讽刺两句又算什么?正经是看着李开山憋了满肚子的火气却没处发的样子,让他心里头格外畅快,这也是总爱有意无意刺激一下李开山的缘故,他就看不得李开山有时候一脸深沉的样子。

没功夫跟李开山斗嘴皮子,张立行再次强调着自己的目的,“李市长,我刚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常胜军并不适合担任市局局长,咱们市这边重新提名一个人选,这件事,只能靠你这个市长出来说话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开山捏着拳头,怒上心头。

“李市长,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的。”张立行瞥了李开山一眼,神色淡然的说着,“公安局本就是属于序列的部门,你是一把手,这件事自然只能你来做。”

“你想让我去跟陈兴提是吗。”李开山冷笑。

“陈书记,当然是由李市长你过去跟他沟通比较好,这种事,也轮不到我们这些副职去找陈书记沟通不是。”张立行嘿嘿一笑,“我倒是想去,可惜我不是市长。”

“张立行,够了,你少来这套,这事我不会去做,那常胜军是陈兴属意的人,你让我去跟陈兴说这事,我看你是故意让我去跟陈兴闹矛盾吧。”李开山怒视着张立行。

“李市长,这事只能你去做,谁也没办法取代你的。”张立行同李开山对视着,看着李开山那暴怒的样子,张立行耸了耸肩,“李市长,生气解决不了问题,与其对我发火,还不如想想怎么去和那陈书记沟通这事,你说是不。”

“你觉得我就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吗。”李开山盯着张立行。

“我觉得李市长你会答应的。”张立行笑了笑,“不是吗?”

李开山胸口起伏着,一口恶气堵在胸口,他确实是吃了张立行的心都有了,确切的说,他恨不得将张立行这伙人都给狠狠收拾了,但此时只能强忍着心头的怒气。

“我想那小警察跳楼的事,足以给李市长足够的说辞了,李市长并不见得多难做人。”张立行笑了笑,“李市长你说是不是?”

“那是你认为的。”李开山阴沉着脸,看着张立行,“常胜军这事,我看也是你们背后算计的吧。”

“李市长别乱冤枉人,这事我可不清楚。”张立行淡然笑道,“李市长还是想好怎么去跟陈书记沟通吧,反正不管沟通的结果如何,咱们市这边都得另外提名一个局长的人选。”

张立行说完这句,便起身站了起来,“李市长是大忙人,我就不打扰你了。”

李开山脸色铁青,看着张立行离去的背影,几乎是要拿杯子冲着对方摔过去,那青筋暴起的双拳足见其此刻的愤怒,李开山不用想也知道,常胜军这事,只要他去跟陈兴说,甭管他怎么说,陈兴都会对他有看法,张立行这是一方面要满足他们那一个小团伙的利益,一方面也是在逼他同陈兴交恶,李开山并不是看不出对方的险恶用心,但他显得无能为力,这是他的悲哀和无奈。

“市长,您到李市长办公室去干嘛了。”梁婧尾随着张立行进入其办公室,奇怪的问道。

“没干嘛,让他配合着完成一件事。”张立行咧嘴一笑。

“对了,等下我就要去南州,你要一块去吗。”张立行突然道,他去南州要过一晚,明天早上赶回来参加明天下午的常委会,将梁婧一块带上的话,晚上无疑能好好享受一下,外面女人多得是,不过张立行现在还真是挺迷梁婧的。

“市长,我怕是走不开,再说我要是跟你去了,估计风言风语又是一大堆了。”梁婧无奈的笑笑。

“谁敢歪嘴收拾他,我看谁敢乱说话。”张立行冷哼了一声,不过听到梁婧如此说,张立行也没再说什么,到南州去,比起望山这个小山城有的是玩乐的地方,驻南州办事处主任韩东福又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去了肯定会把晚上的娱乐活动安排得妥妥当当,张立行也不用担心晚上没得玩。

“市长,刚刚你从李市长办公室里出来,我好像听到他办公室里有拍桌子的声音,您这是去跟他说什么事了呀,把他给急的。”梁婧笑道。

“让他去跟陈兴说公安局长任命的事,哼哼,那个常胜军太不安分了,一来就搞出这么多事,要是让他坐实局长的位置,日后还不知道会搅出什么风浪来,这次最好是能把局长的位置争取到我们自己人这边来。”张立行沉着脸,“跟我们做对的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张立行脸上阴森森的杀气腾腾,一旁的梁婧没来由的有些毛骨悚然,看着张立行的脸色,从心底里恐惧着,她如今就是在走钢丝,张立行的话对她这个心虚的人来讲,不只是听在耳里,更是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

“哟,你怎么了这是,身体不舒服?”张立行转头看到梁婧脸色不对劲,奇怪的问了一句,刚才明明还好好来着。

“没,没什么,我有头疼的老毛病了,刚才突然疼了一下。”梁婧干笑了一声,随便照着一个由头糊弄着张立行。

“你这才多大年纪,我这半老头子多没头痛的毛病,你一个年轻人就有了。”张立行笑了笑,“看来你这身体还不如我呢。”

“市长,我怎么能跟您比,您是老当益壮,越活越年轻,我是一年比一年老。”梁婧笑着奉承了一句。

“哈哈,这话我爱听。”张立行眉开眼笑,这人越来越不服老,就爱听人说年轻。

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张立行想起一事,道,“梁主任,你让杨宏超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好。”梁婧闻言,点头走了出去。

上午十点左右,陈兴从市委出来,前往市公安局调研指导工作,这是临时安排的行程,这两天,正值那小民警跳楼,对常胜军的不利言论正处于舆论汹涌之际,陈兴突然让人临时安排这个考察,其实是在实际行动表示对常胜军的支持,同时也是在外界传递出这么一个信号,他依然是坚定的力挺常胜军。

临上车之际,黄江华接了个道,“书记,刚才市那边来电,李市长要过来,问您这会在不在办公室。”

“这样,让办公厅回复一下,我十一点半会在办公室。”陈兴看了下时间后说道。

“恩,好的。”黄江华点了点头。

一行人前往市公安局,今天陪同陈兴到市局视察的有政法委书记陈政民,秘书长吴宁,四辆车子组成的小车队驶往市局。

常胜军带着人在公安局大门口迎接着,陈兴亲自带着人来视察,对常胜军而言,意义非同一般,陈兴的目的,常胜军心里明白,更有些感动。

陈兴一行人在常胜军的带领下,参观公安局执**能区改造情况,详细了解了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情况,参观中途,刚从市赶回来的杨宏超也赶忙凑到了公安局这边陪同的人当中,不知不觉就挤到了常胜军身边。

常胜军扫了一眼杨宏超,没说什么,这个常务副昨天晚上一直在找着说辞要将钱进宝给放了,都被他给回绝了,对方同钱家的亲疏关系,常胜军也由此更进一步的看出来。

“这人民公安为人民几个字是谁题的?”在参观公安局模范英雄展览室时,陈兴看到墙壁上的那一幅大字,不由得问了一句,对毛笔字是外行的他,乍一看也知道题这幅字的人,写毛笔字的道行颇深。

“陈书记,这是老赵书记题的,前政法委书记赵凌。”陈政民给陈兴介绍道。

“哦,这字写的不错。”陈兴笑着点头,“人民公安为人民,完成写出了那个意境。”

“赵老书记的毛笔字,那是大家公认的好的,每年求字的人可多了去。”陈政民笑了起来,看向一旁的吴宁,又是笑道,“陈书记,您可能有所不知吧,咱们这望山市政坛,要说毛笔字写得好的,还有一个,那就是吴秘书长,他和老赵书记可是公认的咱们望山政坛的毛笔双绝,那一手毛笔字,人人叫好。”

“哦,是吗?”陈兴听到陈政民的话,转头看着吴宁,笑道,“吴秘书长,可没听说过你有一手绝佳的毛笔字,要不现场给我们展示展示?”

“陈书记,都是外人乱传的,没那回事。”吴宁笑着摆手,神态谦虚。

“吴秘书长,你这话可不能这样说,你和老赵书记被并称为咱们市里的毛笔双绝,你说别人乱传的,那不也是说老赵书记的毛笔浪得虚名嘛,你可得把这话收回去。”陈政民笑着打趣着吴宁,“吴秘书长,我看你就别谦虚了,写得一手好字就是一手好字,你要说没有,我们的字可就是狗爬一样的了。”

“吴秘书长,大家都说你字漂亮,要不您和陈书记还有政民书记一起给我们局里留下一幅墨宝?”常胜军这时候也笑着凑趣道,他有陈兴的支持没错,但同其它领导搞好关系无疑是错不了的,如今的他,更需要和领导们搞好关系,吴宁也好,陈政民也好,都是市委常委,若能取得他们的好感,那自是再好不过。

“我字不行,就不出来献丑了,吴秘书长跟政民你们两人倒是可以一起写写。”陈兴笑道。

“不不,我也不行,陈书记,您让我和吴秘书长一起写,那不是直接让我丢人嘛,我的字和吴秘书长的字并排一放,那就是大学生跟小学生的字。”陈政民连连摇头,笑道,“吴秘书长,你写吧,人家胜军同志都开口了,你要是不留下一幅墨宝,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政民书记,我看你今天是故意要把我架到火上烤哟。”吴宁摇头笑了起来,瞥了陈兴一眼,并没有真正答应下来,题字这种事,那也是最大的领导来题,有陈兴在场呢,哪里轮到他这个秘书长出风头,在领导面前,吴宁比谁都知道藏拙的道理。

陈兴笑了笑,吴宁朝他看了一眼,陈兴就明白对方的意思,对吴宁表现出来的这份心思,陈兴心里倒也舒坦,嘴上笑道,“吴秘书长,你就别推脱了,胜军同志既然开口了,你就写几个字。”

这会,公安局内早已经有眼力劲的人将文房四宝给捧了上来,在桌子上摆好,连纸都已经帮吴宁铺开。

吴宁此时也没再坚持拒绝,陈兴都开口了,那他写两字倒也没什么了。

边上有人研墨,吴宁挽着袖子,提着毛笔字沉思了一会,便写下了八个大字,‘情融百姓,法润千家’。

陈兴和陈政民、常胜军等人在一旁观赏着,一直到吴宁落笔前,众人都屏气凝神,生怕打扰到吴宁,直至吴宁落笔,陈兴才率先鼓起掌,赞叹道,“吴秘书长,刚才政民同志说你是谦虚,我看就是谦虚,这一手字,已经有大家风范了。”

“别,陈书记您这么说我可承受不起,真正‘大家’两字,可不是我这种半吊子水平能够比拟的,我也就是在你们面前献丑罢了。”吴宁笑道。

“吴秘书长了,字也都写了,你就别谦虚了。”陈政民微微一笑,他毛笔字水平不行,却不妨碍他观赏,看着吴宁的字看得津津有味,他家里就挂着一幅赵凌写的满江红,就挂在客厅的正墙上,足见喜爱。

“的确是没必要谦虚,字好不好,大家眼睛都擦亮着不是。”陈兴笑了起来,盯着吴宁的字看着,心里琢磨着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该在毛笔字上下下功夫,修身养性也不错嘛。

心里头兴起这种想法,陈兴正要移开目光,眼神却像是恍惚了一下,微微怔住,目光再次落回到那八个字上,一撇一画之间,那神韵,怎么看着有些眼熟?

“吴秘书长,这八个字写得好,回头我得让人裱起来,也挂在这模范影响展览室里。”常胜军这时候笑道。

众人都在争相说着吴宁的字好看,陈兴此刻反而是轻拧着眉头,看着吴宁的字若有所思,昨晚那封信,他就贴身放着,若不是现场有这么些人,陈兴都已经忍不住要拿出来对比一下了,隐隐感觉有相似之处。

“陈书记,怎么了?”吴宁看了陈兴一眼,突然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字呀,真心好看,我刚都在想,是不是该找你拜师,好好练习下这毛笔字。”陈兴笑了笑。

“陈书记真要拜师,可不能找我这种半吊子水平的,得去找那种真正的大家。”吴宁摇头笑道。

陈兴笑着没说话,凝望了吴宁一眼,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南州市世纪大道,这里是省所在地,在世纪大道,省大院无疑也是标志性建筑之一。

张飞的妻子蒋华带着儿子从一辆车上下来,随后下来的还有她的公公婆婆,父母亲,以及两边的一些亲戚,二十几口人浩浩荡荡的向省大门口走去。

张飞的后事还没处理完,尸体仍然在殡仪馆里冰冻着,他们是来向省里讨公道的,常胜军这样的人为何还能当领导?若不给个说法,张飞的尸体就不下葬,蒋华他们此行千里迢迢的从望山赶过来,已经决定要效仿上次那些来省里的拆迁户一般,在省大门口坐着,让省里的领导重视。

天上的太阳高悬着,被云彩遮住了一大半,只露出了半个小脸来,天,其实是有些昏沉的,偶尔照射的阳光,驱散不了这略有些阴凉的天气,深秋时节,南州也已经多了几分凉意,远方的一大片乌云正慢慢聚集着,似乎正昭示着阴天的到来。

上饶协和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网上预约
西安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雅安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三亚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