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寿比天长 第410章 突至的流光

2020-01-16 20:00: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寿比天长 第410章 突至的流光

黑龙岛西南侧,枫叶林所在。

云翼赶过去时,那里早已经人头攒动,热闹的不成样子了。

在一处美幻的园林外,聚集了大量的青年男女。黑龙岛的水匪热切的招呼着众人,看他们的表现似乎对女子更加热情一些。

黑龙潭无论怎么说都是一个土匪窝,跟陆地上的山匪一个性质。所处位置还有些特殊,四周尽是水泽。岛上的男子要娶亲并没有因为比较有财力,能变得更轻松。

无论是谁,都不想沾上跟土匪沾亲带故的名声吧?

此次潭主给女儿招亲,既把青年才俊吸引来了,也吸引了貌美的女子。水匪岂能错过这个机会,必然大献殷勤。

对水匪的区别对待,到来的男性贵客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怪也只能怪爹娘,谁叫生来不是女儿身呢?

年轻的水匪很没规矩的四处献殷勤,年长的水匪倒没有杂念了。他们坚定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在场间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水匪中走出来一位身着黄色华服的中年男子。

他咳了一声,就如惊雷般在众人耳边响起。数千人营造的噪杂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华服男子脸色平静的开口了,“我是佟来,在黑龙潭执掌‘方圆堂’,今日有我主持择婿之事。赘言不多讲,就定条规矩,潭主的爱女就在园林中。谁能破除园林的秘境,并与谭姑娘携手而出,就是我黑龙潭的新女婿。”

此话一出,众人愕然。黑龙潭择婿,竟然没有浩大的仪式,一言就概况完了?难道黑龙潭对此事并不重视?

“有意向的英雄好汉,可以开始了,我们已询问过谭姑娘的意思,他不在乎年纪,只在乎实力。祝愿大家如偿所愿,抱得美人归。”佟来说完,直接闪身了。

在场的水匪似乎并不意外,像是木头桩子似的,只提防着心存歹念之辈,对众人的谈论不加任何的限制和阻拦。

错愕过后的青年才俊心急火燎的冲向了园林。

云翼还是保持着以往的做派,出溜到最后。心中仍是念念不忘的寻思着黑龙潭的用意,他们对此事看似重视,却又刻意的保持着距离,这很怪异啊。

处于枫叶林周围的园林似乎是不设防之地,近两千男子同时涌进去,尽数接纳了,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击。在外面还能看到众男子行进的身影。

难道猜错了,这园林并不是方晴的杀手锏,还是她另有用意?

走在最后的云翼猜想着一脚踏进了园林。他感受到了微弱的阻拦,这园林绝对是名副其实的内世界,拥有着独立的运行规则。

行在走廊上,看着周围的小桥流水,在叹为观止中,云翼想的最多的是这种精细至极的符宝会蕴含什么样的危险。

他试探的朝四周喊了一嗓子,“方晴,我是云翼。我来救你了。”

没有回音,但却引来青年才俊的注视。他们撇着嘴,似乎在鄙视云翼的行径。

走廊的尽头是一座前殿,很雄伟气派。早于云翼先行的年轻男子穿过走廊,已经涌进去了。走廊之上,只有云翼孤零零的一个人。

他侧目朝园林外的枫叶林看了看,很有心理准备的笑了笑。从外面的确能看到里面的景色,但从里面往外看,什么都看不到。一团氤氲的白雾升腾着,既遮挡了视线,又隔绝了识念。似乎众人的识念并不怎么强,还难以做到放出百丈的程度。

前殿近在眼前,云翼没有直接进去,好奇的站在殿门外,侧耳倾听里面的动静。

近两千人涌进去了,无论怎么着也该有点声响啊,可里面静悄悄的,死寂一片。若说所有人都生死了,云翼是绝对不相信的。

演相境的实力即便再强,即便有秘宝也难以做到瞬间诛杀数千人的地步。

前殿能做到毫无声息传出来,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有后门,涌进去的众人已经深入到园林了。要么就是前殿中还有独立的空间,能隔绝一切。

不用过多猜想了,眼见为实。云翼推开前殿厚重的殿门,一脚迈了进去。

身上有淡淡的威压,紧随着眼前景色变幻,他出现在了一个宅院中。

很安静,很朴素的宅院,东西厢房,堂屋一间,还有一口水井。没有任何的树木,但却在堂屋的门口两侧栽植着盆栽。

以云翼多年的阵法造诣来判断,眼前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只是他有些困惑,这片园林到底有多大呢,若是一个人一个宅院,那最少也得数千间吧?

要把这么多人传送到不同的方位,要花费的能量恐怕也不会是小数目。最关键的一点,演相境还不能运用空间技能啊。这园林是怎么做到的?

他走到宅院的院口朝外面的街道看了一眼,街面上有走动的人影。看身形和相貌,正是前来择婿的年轻人。

他们果然被传送到这里来了。

云翼惊讶于园林所用的手段,转身走向了堂屋,里面有桌椅,还有床铺,唯独的没有被褥。

他走到床边,盘膝坐到床上,开动起脑筋寻思起里面的事情。

处于演相境的修行之人绝对没有传送的能力,也就是说这片园林绝对不是方晴的压箱底的秘宝。毕竟方家老祖也仅是演相境中阶。若排除她的因素,那这片园林的归属就要成迷了。

何人布置出来的呢?此人的实力应该深不可测吧?

云翼下意识的放出了识念,想深入的细致的查看一番。

识念刚飘出堂屋,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理解的好像不对啊。

演相境的修行之人在天地间的确没有办法让外人移形换位,但不包括在自己的内世界。内世界拥有修行之人独属的运行规则和掌控方式,天地都可置换,要让一个人改变位置,那是轻而易举,动动念头就可做到的事情啊。

这个园林本就自成天地,它的拥有者完全能根据自己的心意,把外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若是这样做,就应该有个前提啊,看这片园林的面积似乎不小啊,拥有者的识念得非常强大才是。既然拥有者有远超外人的识念,完全可以用识念攻击啊,没必要布置园林了呀。

有特殊的目的?似乎也不像。进入园林的无非是有特殊心思的年轻男子,这种人在世面上一抓一大把。完全没必要用一座园林来吸引。

亦或者这座园林有特殊的布置,拥有者的识念并不强,但却能够借用特殊的手段,将识念扩展到全境。若是这样推测,园林就很有必要存在了。毕竟任何意志都需要外物的支撑。

那特殊的手段是什么呢?

云翼收回了识念,心思转到了内世界中。在内世界,他的识念能够瞬间跨越千万里,到底任何想要的地方。

若是把内世界放到外界成不成呢?

假若能做到这点,自己的实力应该瞬间有个暴涨吧?

云翼寻思着,当即实施了。内世界的一片山脉迅速的变化了形状,像是一条丝线进入了经脉,然后来到窍穴,小心的向外界延伸出去。

一丈,两丈……五丈,十丈……八十丈。想再继续,云翼无奈的发现,八十丈已经是自己的极限,没法继续了。

这个范围也行啊,至少远超自己的识念扩张范围了。

那变形看看。

从窍穴中延伸出去的丝线,迅速的横向扩展开,瞬间成了一片辽阔的平原。可惜啊,只有土黄色,没有任何树木。

应该可以有树木的。

云翼就是自我内世界的创世神,他的意志影响着内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包括从窍穴中延伸出去的平原。

树木,云翼还真办法种植出来,但用真元模拟出来却不难。

随着他的心意,平原之上呼啦长出了一片浓绿的树木。只是有些可惜,全是假的,没有丁点的生机气息。不过倒是能用来欺骗人的感官了。

那变化成园林也行吧?

树木当即退化,平原之上哗啦出现了一座园林,跟云翼所处的园林一模一样,完全能够用来以假乱真。

云翼喜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此次没白来啊,至少掌握了一种技能。用来坑人绝对是最佳的手段。

园林中,近两千男子相继的聚拢了起来。他们凑在一块,居然同仇敌忾的研究起现在的形势。

众人同时被传送,可把大家惊坏了。

能同时传送数千人的手段,绝不是一般人能用的出来的。那是掌握了空间之道的大能才能运用的技艺啊。可眼下的园林就有这种实力,那它的拥有者该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呢?

有人分析起来,“我感觉黑龙潭择婿目的不纯啊。大家想啊,这座园林拥有传送的技能,它的主人的实力应该远超演相境吧?黑龙潭的潭主未必超过此人。”

“他们肯定见识过了园林的威力,自恃解决不了,这才广撒英雄帖,还谎称为女择婿。我看他们的目的,就是让咱们试探园林的深浅。咱们啊,就是活脱脱的炮灰。”

“咱们是主动进来,没受外人胁迫。若咱们有什么不幸,黑龙潭完全不用担责。依咱们的实力,能看透这座园林的猫腻吗,似乎不太可能。”

“仁兄分析的有道理啊。在我进入前殿,被传送到宅院后,我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了。各位听我一言,不要把自己的小命用在毫无所得之处。回见各位,祝愿大家幸运。”一位相貌比较英俊之人,分析完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的琢磨了一阵,有近一半的人摇着头,满脸失落的走到一边。他们用行动表露了心意,他们要置身事外,不多无谓的拼抢了。

剩下的近千人沉默着,脸色变的很阴郁。

在园林内的众人静谧犹豫间,黑龙潭上的男女突然看向天空惊叫起来。

一个火球似的流光划破天际,从远方向岛上飞来,众人稍预判,就猜测到这座流光会飞进园林中。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天外陨石?它若与园林碰撞,势必毁灭园林,还会颠覆黑龙岛的根基。

“快跑啊,黑龙岛要沉没了。”有女子惊叫起来。

在场的众人,无论是旁观看热闹的女子,还是维持秩序的黑龙潭的水匪当即分寸大乱,四散奔逃。危机是鉴别心意的试金石,先前大献殷勤的水匪,哪还在意美貌女子的死活。

他们借助了对地形的熟悉,逃跑速度最快,也最早的奔到码头上。众水匪纷纷上船,也不理会其他人了。

黑龙岛大乱了,处处是奔逃的身影。

但空中的流光飞行势头已然耗尽,轰的一声落进了园林。

惊天动地的动静瞬间响彻整个岛屿。

大地震动起来,房舍纷纷垮塌。

至于枫叶林中的园林早已经在碰撞之初,就变成了漫天的碎片,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首四下飞溅。

不久前还鲜活的人,在突然的灾难面前显得很是渺小。

为数不多的幸运之人看着狼藉一片的现场,吓的面无血色。此时再没有人去琢磨园林的事情了,此地太过危险,还是及早离开为妙。

他们刚一动身,枫叶林外就急速的奔来六位衣装华丽的男女,他们毫不停顿的直接冲向了流光与园林的碰撞之处。

“最前面的那位应该是黑龙潭潭主吧,跟在他后面的应该是长老和护法,他们要去做什么?”侥幸没死的儿郎诧异的来了兴致,也不顾及可能潜藏的危险了,满心好奇的跟了掉头跟了上去。

在他们走远之后,园林所在的边缘之地,狼藉景致中站出了一个人。

云翼灰头土脸的拍打着身上的泥土,气呼呼的直叫骂,“他娘的,咋回事啊,想坑死老子不成,幸亏老子反映的快。”

流光飞来时,云翼正摸索着自己新学的技能。从他窍穴中延伸出来的平原不住的向四周扩展,还没等他摸清园林的布局,就见一团流光弹跳着落在了平原之上,还带来了剧烈的震动。

吓得他赶忙收起平原,还借助界域的抵挡堪堪应付过这次危机。

此事虽没给他造成伤害,但却把他吓成了惊弓之鸟,在看到狼藉一片的场地时,他仍是心有余悸。

此地着实太危险了,居然有潜藏的高手,居然玩了这么一手。

不能再久留了,只是方晴在哪呢,这个傻女人没事乱转悠,真是可恶至极。

他气呼呼的再次朝周边审视了一通,见四周都成平地了,根本无处了。方晴不可能在这里,即便在,恐怕也在刚才的攻击中……

云翼正寻思着,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地下传来低低的祈求声,“救我!”

他全身一震,忙奔了过去。(未完待续。)

天津消化内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电话号码
贵阳看癫痫什么医院好
癫痫病医院上海哪家好
河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