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愚者的镇魂曲第一百九十九章强者的定义

2020-01-26 12:30: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愚者的镇魂曲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强者的定义

“埃尔扎克,为什么放跑敌人,”米丽质问道,

埃尔扎克打了个哈欠,悠悠的说道,“好了,我要进去睡一会,”说着自顾的走了起來,似乎完全不把米丽放在眼里,

一时间,米丽十分气愤,“埃尔扎克,现在我们已经丢尽了面子,这件事,如果传回去,我们肯定会颜面尽失,今天你放走敌人的事情,我一定会上报军事议会的,”

埃尔扎克停了下來,转过了头,笑了笑,说道,“随便你吧,废物们,只会把自己的失败,怪罪给别人呢,”

米丽顿时间拿出了腰间的拳刃,对着埃尔扎克冲了上去,突然间,卡尼出现在了米丽的身边,阻止了她的动作,

“好啦,好啦,米丽,埃尔扎克就那样,现在不是干这个事情的时候,东面的物资准备必须加快进度,马上,大规模的进军就要开始了,”卡尼劝阻道,

米丽咬牙切齿的看着埃尔扎克,“混蛋,你不要以为你一直可以高高在上,总有一天……我会解决你的,”

埃尔扎克停了下來,背对着米丽,笑着说道,“我会等着那一天來临的,”

卡尼看了看埃尔扎克,又看了看怒火中烧的米丽,摇了摇头,他十分清楚,埃尔扎克在哈斯坎帝国的所有军团长里,是最强的,而这样的事情,在十年前就如此了,即使是米诺斯,在埃尔扎克的面前,也无法伤到他分毫,

卡尼消失了,米丽愤恨的收起了武器,朝着已经聚集上來的士兵喊道,“给我下令,让第七到第十军团,进入下水道,搜索吉克.莱茵的踪影,”

埃尔扎克回到了议政厅里,找了个地方,躺了下去,

“埃尔扎克,终于找到可以让你血液沸腾的对手了吗,”卡尼出现在了埃尔扎克的身后,说道,

但埃尔扎克并沒有回答,自顾的闭上了眼,接着卡尼说道,“你也真是的,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在军部里,和其他人处好关系,唉,”

“呵呵,卡尼,和那群不知道强者是何定义的废物,有什么好相处的,我可是很期待哦,吉克.莱茵,总有一天,我心中的所想,会实现的,”

“但愿如此吧,”卡尼说道,但他的内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特别是在埃尔扎克放走了吉克后,

吉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王都中心处的下水道里,他放下了手中巴兹九世的遗体,坐了下來,低着头,

“吉克,你还好吧,”莉娜走到了吉克的身边,看着双眼无神的吉克,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吉克已经夺回了巴兹九世的遗体,但却显得十分失落,

弗兰德对着莉娜使了使眼色,莉娜沒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吉克的身边,而米塞似乎看出了什么來,

在沉默了好一阵后,吉克才终于抬起头,“我输了呢,彻底的输了,”吉克说完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吉克,

因为吉克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但输了一词却从吉克的嘴里说了出來,

莉娜蹲在了吉克的跟前,望着吉克,

“吉克哦,老朽想说一句,输赢并不是一瞬的定义,而是只有等待时间去定义,老朽我年轻的时候,输给了不少人呢,”弗兰德走到了吉克的身边,只手放在了吉克的头上,仿佛是在安慰一个孩子一般,

吉克抬起了头,他的脸上十分的复杂,而后他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众人,

“沒想到哈斯坎帝国竟然有如此厉害的人,”弗兰德说道,米塞站了过來,

米塞能看得出來,吉克今晚,输得一点脾气都沒有,似乎十分的受打击,

“吉克,你觉得真的输了吗,”米塞问道,

吉克点了点头,米塞接着说道,

“走吧,先不要再想这些问題了,你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吉克站了起來,“我想要回去巴鲁渔村,把陛下的尸体安葬在赫拉儿王后的墓旁,”

一天后,太阳初升,吉克一副精神涣散了的样子,坐在霍斯特的背上,一行人缓缓的行走在山道上,四周的树木已经被大雪覆盖,地面上,湿滑无比,走起來十分的困难,

还有一小会,就可以到达巴鲁小渔村,那里是吉克长大的地方,也是赫拉儿王后的墓地所在,

昨天,众人趁着清晨,在东门外夺取了马匹后,就朝着东北面的巴鲁小渔村进发,

这一天來,吉克一直都显得十分无力,一副挫败后,精神恍惚的模样,

莉娜的视线一直沒有离开过吉克,她不知道,吉克还有这样的一面,以前吉克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从來沒有这样过,但这一次,吉克输了,却有些不同,

眼前已经能看到巴鲁小渔村了,在海边,一座孤零零的小村子,里面的建筑物已经在七年前被焚毁破坏,此时的村里一片狼藉,不少植物已经从破败的建筑物里长了出來,

已经很久沒有人來过的样子,在村子中间的枯井处,吉克爬下了霍斯特的背,他不断的看着黑洞洞的枯井,自己一路走來,获得了众人的认可,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好了,吉克,先把陛下的遗体安葬下去吧,”弗兰德说着,爬下了马背,

吉克拿起了绑在霍斯特背上,巴兹九世的遗体,背在了背上,缓步的朝着村子东面走去,

弗兰德,莉娜和米塞跟了过去,其余的魔法师们,留在了村口处,

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四周都是已经荒废的田地果园,走了不一会,出现了一幢三层高的木屋,外面墙壁上,显得斑驳,似乎已经十分老旧,这里是赫拉儿王后出生的地方,

吉克还记得,第一次遇见赫拉儿王后,是他带着村里的孩子,过來偷果子的时候,当时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吉克站在了已经老旧的建筑物旁,不断的看着,胸中满满的回忆溢了出來,

在绕过了旧屋的左边,出现了一道铁门,四周是一排排铁栅栏,吉克走了过去,用力的扯断了门上缠绕着的植物,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间小木屋,四周都是荒废的菜地,在木屋的旁边,立着一座十分不起眼的小墓,也沒有立墓碑,知道赫拉儿葬在这里的人,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

吉克走了过去,跪在了坟墓前,闭上了眼,在过了一阵后,吉克开始在坟墓的旁边,徒手挖了起來,莉娜走了过去,想要帮忙,却被弗兰德阻止了,

吉克还记得,当时赫拉儿垂危之际,就是在这里度过最后的时光,

吉克不断的挖着土,心中不禁悲伤起來,“吱呀”的一声,莉娜打开了木屋的门,一股霉味顿时传了出來,房间内,仅有一张小床,一个小柜子,一张小圆桌,几把椅子和一个梳妆台,

“爷爷,这里是,”莉娜忍不住问道,弗兰德走了进來,摇了摇头,

“不要问了,莉娜,”就在这时,弗兰德看到了已经积满了灰尘的桌子上,一块石头,压着一张纸,他走了过去,

“呯”的一声,吉克憔悴了巴兹九世头颅上的冰块,把王冠拿了下來,随后,把巴兹九世的头颅拼接在了遗体上,放入了已经挖好的坑里,

吉克的眼中,充满了悲伤,他开始一点点的填土,就在这时,弗兰德走了过來,手中拿着一张纸,递了过去,

“吉克,这是赫拉儿王后写给你的,”

一瞬间,吉克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里他已经很多年沒有回來过,他站了起來,接过了弗兰德手中的信,

“吉克,这封信,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在知道自己生命即将迎來终点之际,我便想到了,要给你写一封信,我吩咐过巴兹,让他在我死后,把信放在这里,算是写给未來的你吧,首先,吉克,你是不是还是一如既往,不懂的女人的心意呢,……这久以來,旁边荒废的田地,又长出了新的作物呢,真想看看,來年,这里又会是什么情景,不过我恐怕看不到了呢,

吉克,我常常告诫你,不管发生了什么,一定要懂的抗争,这才是一个强者应有的姿态,但是,身为一个强者,不但要懂的抗争,还要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成为强者,你是为什么呢,

这个国家,在未來的某一天,或许会沦为战场,太久沒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民,或许会因此失去了方向,

吉克,我希望,在未來的某一天,如果这个国家真的被战火点燃的时候,不管遇到任何困境,不要放弃希望,成为民众的指路灯吧,吉克,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最后,希望你可以好好照顾我的女儿,这是仅仅作为一个母亲的我,最后的一个请求,”

吉克在看完了赫拉儿的信后,把信递给了弗兰德,此时的他,一瞬间,涣散的眼神,变得犀利了起來,他蹲了下去,快速的埋葬了巴兹九世后,站了起來,

“我发誓,我一定会阻止敌人,一定会让这个国家变得和以前一样,谢谢你们,谢谢……”

在好一阵后,吉克的心情似乎平复了,“米塞,拜托你,把安全的送回去,”吉克说着自顾的走了起來,

“吉克,你打算干什么,”莉娜快步的跟了过去,

“抱歉,莉娜,接下來的事情,只能由我一个人去完成了,我一定要找到拉薇儿,”

吉克离开了,他的背影,变得一如既往,十分的让人安心,

北京306医院怎么样
大兴安岭地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济南好的白癜风医院
聊城癫痫病在线咨询
贵州治疗阳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