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贫困地区法官执法遇难题村民怕得罪人不敢打

2019-07-14 01:44: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贫困地区法官执法遇难题 村民怕得罪人不敢打官司

法官现场制作送达笔录。  “西海固”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是西吉、海原、固原、彭阳等7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统称。“西海固”地区长年干旱,雨水奇缺,除少量河谷川地外,大部分地方生存条件极差,被清朝大臣左宗棠称为“苦瘠甲天下”之地。  在这样一个被称为“中国最贫困”的地区,政法干警们是怎样一种工作状况?走访了“西海固”地区的海原县人民法院。  9月16日,到达海原县的第一天,海原县人民法院院长金勇特别组织了一次小型情况介绍会。立案庭、审判庭、执行局等部门的负责人参会,他们分别讲述了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看到在仔细做着记录,一位法官建议随法官下乡体会体会。  思想观念落后带来的难题  9月17日,海原县法院立案庭庭长李进华和书记员沈德平、马青龙要给8起案件的当事人送达民事起诉书、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获准随行。  上午9时15分,一行人驾车离开县城“钻”进了群山中。  车子在坎坷的山路上颠簸了一小时左右,眼前的坡上坡下零星出现了四五户人家。李进华说:“这就是今天第一个送达地点——红羊乡红沟村。”  法官们在村口下了车,挨门挨户打听受送达人杨某的家,竟无人知道。问到第三家时,法官好话说了一筐,那户村民才透露:杨某乳名叫“哈奴乃”,就住在不远处的一面坡下。  “找个人为什么这么费劲?”  “怕得罪人,看见是法院的人就觉得没好事,明明知道咱们要找的人住那,也不告诉你。”沈德平摇摇头,又说:“还是思想观念上的问题。总是认为打官司是不光彩的事是麻烦事。不只是被告不配合,其他人也不愿意配合。”  16日“介绍会”的记录:海城镇派出法庭庭长张玉林:“现在,咱巡回法庭开庭地点一般都选在村委会,需要村干部配合,但往往配合不上。有时说好了开庭时间,法官按时来到村委会,大门却紧锁着,村干部连个人影都找不见。多数情况下是靠个人关系才能找个开庭地点,不过,再难我们也要坚持,毕竟巡回法庭方便的是老百姓。”  经济发展滞后带来的难题  在杨某家门前,沈德平高声问:“这是不是哈奴乃家?”半晌,里面出来个人高马大的中年妇女,她冷着脸打量着面前的人们。  当李进华说明身份和来意之后,中年妇女的脸色缓和下来,说了声“到屋里来吧”。  得到了主人的许可,书记员马青龙却返身跑向汽车,从车里抱出一台打印机和一个笔记本电脑。他解释说:“按照最高法的规定,法律文书不能手写,一律打印,每一次送达我们都要带这两样设备。”  李进华在弄清中年妇女是杨某的母亲后问道:“哈奴乃在吗?”  “不在。”她肯定地回答。  “我们法院受理了李某诉哈奴乃同居关系析产纠纷案,有几份文书需要哈奴乃签收,还有些问题也想核实一下,你能不能把哈奴乃找来?”  “他到外地打工去了。”哈奴乃的母亲语气依然很肯定。  李进华、沈德平似乎没有受到这个回答的影响,他们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女方把哈奴乃告了,说哈奴乃用的摩托车、洗衣机都是共同财产,要分呢。还有,女方说,人家还‘陪嫁’了一辆农用三轮车,现在要拿回呢。”  听到这里,哈奴乃的母亲忽然落下了眼泪,说:“那些东西都是哈奴乃自己买的,发票都留着,为啥要分?”  “这些话要到法庭当着女方面去说才行。我们今天就是要把这些告诉哈奴乃,如果他不签收这些法律文书,不能按时到庭,就可能对他不利。”  哈奴乃的母亲不说话了,停了会她说:“你们等着,我去叫他。”说着抹着眼泪出了家门。  “她为什么哭?”  “急得呗。”李进华解释说,“咱这地方自然条件恶劣,地区经济发展滞后,山区百姓的生活比较艰难。像摩托车、农用三轮车、冰箱都是家里的大件。她怎么会不急呢。”  16日“介绍会”的记录:海原县法院执行局局长徐占齐说:“山里村民年收入一般在1000至2000元。几百元钱对山区百姓家来说就是大钱。有时到被执行人家去,家里除一盘土炕几件破家具,再没别的东西了。像这样看了都让人心酸的家庭,让他拿出几百、上千元钱几乎是不可能的。这直接导致案件执行难。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强制执行不下去就再调解,这叫和谐执行;还有驻村执行,在村里驻扎下来,和当事人、村民反复沟通,力争寻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法律常识欠缺带来的难题  在等哈奴乃的空当,李进华告诉:“咱们这个地方,群众对法律常识了解不多,总觉得要是在法律文书上签字就是承认自己有过错,加上有人耻于诉讼或者想逃避,所以,千方百计地躲。别说是被告的亲属,就是咱不认识的被告本人,你和他打个照面,他都不承认自己就是被告。”  16日“介绍会”的记录:海城法庭庭长张玉林:“山区里村民的法律常识依然缺乏,老百姓打官司,不知道什么是举证。不管有没有证据,他觉得受了欺负就到法院告状,你让他拿出证据来,他却说,这是你们法院的事。不管怎么解释都说不通。由于对法律的认知程度低,当法院的判决与当事人的期待有差距时,当事人往往把矛盾转移到法院头上,追缠法官的事时有发生,影响了法院和法官的正常工作。”  哈奴乃的母亲回来了,背后还跟着一个矮个子青年,他就是乳名“哈奴乃”的杨某。  李进华、沈德平忙着问话,马青龙蹲在杨家的土炕前录入……打印机一阵鸣响,一份询问笔录出来了。李进华让杨某在所有法律文书上签了字,一行人才走出了杨家。  看了一下表:11时40分。距出县城时间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虽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送达了一个案件的法律文书,但几个人都显得很高兴。沈德平说:“这是个好兆头,今天可能会比较顺利。”  在赶往下一个送达地点的途中,问李进华:“难道就不能使用别的送达方式吗?”  李进华解释说:“我们县是个劳务输出大县,多数青壮年人都外出打工,地址不详,邮递送达不容易收到;公告送达也不行,这里老百姓生活不富裕,公告送达原告要花钱,住在偏远山区的被告也未必能看到公告。那样,当事人的合法权利难以得到保护。”  后面的送达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8起案件的法律文书只送达了一半,一行人回到县城已是晚上9点多了……(崔立伟申东)

微信微商城
微信商城怎么开
微信小程序平台开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