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重生之领主传奇第二百七十九章路遇

2020-01-25 14:5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七十九章 路 遇

第二百七十九章路遇

隆隆的马蹄声敲碎了暗夜的静溢。

近百轻骑狂奔而至,到了两山口才停下。为首的一个大汉挥了下手,自有一小队十来骑策马而出,分布在四周警戒,剩余的骑士下马开始给自己的坐骑喂食喝水,开始短暂的休息。一个小时后,这百余轻骑重新上马,朝王城平原的方向疾弛而去…….

谁也没想到,这百余轻骑重新上路时已少了两人,洛里斯特和塔格尔钻出灌木丛,侧耳倾听了下远去的马蹄声,微一晃头,两人开始上路。

如果顺着奴比特港到哈米达斯王城的大道,马车从早上出发晚上就能到达,只需要十四五个小时,若是信使,快马十个小时就能赶到。不过要是靠两条腿的话,最少也得一天半,一般是两天。

洛里斯特和塔格尔不能顺着大道前往哈米达斯王城,毕竟现在通向王城的大道掌控在诺顿家族武装的手里,骑马和坐马车大摇大摆的到达哈米达斯王城,傻子都会起疑心。洛里斯特和塔格尔两人准备就在丘陵处走个斜线,冒充那些失散的逃避敌人的搜捕躲进丘陵里的奴比特港逃亡贵族,翻越丘陵寻找回王城的路。

走了两个多小时,休息了两次。天色已蒙蒙发亮。

走在前面的洛里斯特止住了脚步,指了指前面,然后和塔格尔一坐一右的包抄过去。

这里是一片稀疏的小树林,不远处是一座小石丘,就在小石丘的那边,传来了流水的声音和吵闹的声音……

在小石丘的下面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溪,在小溪的乱石滩边,有几个人在歇息,看样子就是从奴比特港逃出的贵族。

小溪的中间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肤色被晒得黝黑的大汉,赤*裸的背上布满了一条条旧的鞭痕。此刻他正弯着腰想从齐大腿深的溪流里抓鱼,只是他好象没什么抓鱼的经验,虽然双手犹如蒲扇,却总是慢了一步,全身湿透都没抓到一条鱼。

岸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贵族,约莫三十左右,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整个人瘫在大石头上,赤着的双脚正让一个穿灰色衣裳的老头捧着进行按摩,这边嘴上还不依不饶的咒骂着溪流中的大汉无用狗*屎之类的脏话。

这个贵族的旁边,蹲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着一件褐色的皮甲,手里柱着一把长剑,两眼直溜溜的盯着溪流,不时的附和那贵族叫骂一两声。

在这个中年人身后三四米的一块大石板上,躺着一个身穿亮银色锁甲的大汉,正双手枕在脑后无动于衷的看着眼前的闹剧,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塔格尔冲着洛里斯特做了几个手势,见洛里斯特点点头,就大大方方的从掩藏的树背后走了出来,往溪滩走去。

“谁?”躺在大石板上那个穿锁甲的大汉最为警觉,一骨碌的跳了起来,拔剑做警戒状,金光一闪,长剑上闪现金色剑芒,竟是一个黄金阶的剑士。只是这个穿锁甲的大汉虽然身为黄金剑士,摆出的警戒姿势实在有些可笑,前足虚踏,重心朝后,这分明是一副见势不妙,即刻转身就逃的架势。

蹲着的中年人和依靠在大石头上的贵族也一下闭了嘴,中年人拔出了剑,哆里哆嗦举着做护卫状,那贵族一脚踹了捧的他脚的老头一下,怒道:“还不快给我穿上鞋子……”

溪流里的大汉也直起了腰,警惕的望着发出声响的树林。

“别紧张,卡里克,是我。”塔格尔出现在小溪边。

那个拿着长剑的中年人看清来得是塔格尔楞了一下:“是你,塔格尔?”

“你姥姥的,老子被你们几个二货给害惨了。非逼着老子进内城,说什么内城能守得住,妈的别人还没进攻你们就放弃了内城又要突围,把老子扔在队伍后面差点被抓。要不是老子福大命大,这条命就断送在你们手里了……”塔格尔骂骂咧咧的踏着几块大石头过了溪,往那中年人走去。

看清来得人是塔格尔,那中年人也松了口气:“是你啊,塔格尔,我以为克里默他们和你在一起……”

“克里默?他死了,刚刚出城时倒是和我们在一起,不过就在离城门不远飞来一支铁弩箭,直接把他钉在城墙上了,把我们吓了个半死。然后我们继续跑,结果跑到天亮时我和白洛普,菲林德他们都失散了,后来敌人的骑兵又追了上来……”塔格尔一边胡说八道一边走到了中年人的跟前。

“你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问话的不是那个叫卡里克的中年人,而是仍然一脸警惕的黄金剑士。

“拉倒吧,我哪有那个本事。”塔格尔一脸疲惫的坐了下来,伸手从小溪里捧了几口水大口大口的喝了个半饱后才回答:“要不是我们商会暗中派了三名护卫跟着我们,我早就被那些骑兵抓去了或杀死了。”

“洛克,出来,都是自己人,没事。”塔格尔冲着树林叫了两声。洛里斯特闪出了树林,保持着戒备慢慢的走了过来。

“他是你们商会的护卫?怎么以前没见过?”叫卡里克的中年人好奇的问道。

“他们是在暗中跟随着我,一是保护我和埃尔的安全,二是将我们这次游历的所作所为汇报给商会。要不是事态紧急,他们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塔格尔解释道。

哦,大家都明白了,这是盖林特亚很多贵族世家传统的一种行为,就是在家族子弟外出游历时暗中派人监视和保护,将家族子弟一路游历的经过和表现详细的汇报回来,从而了解这个家族子弟的品性,评估他是否有继承家族的才华或是值不值得花大代价去培养。只是没想到塔格尔也有这样的待遇。

“你不是说他们有三人的吗?”卡里克看了看洛里斯特问道。

塔格尔破口大骂:“劳资不知是倒了什么霉才会到你们这破群岛来游历,正好撞上这该死的战争!不是说你们从没什么敌人的吗?都被人打到老窝了!劳资要是好好的呆在外城第一时间就表明身份,以我们彼得森商会的名头不说会被待若上宾,至少也能性命无忧。

被你们几个带进内城又跟着你们突围,跑了大半夜又碰到骑兵,他们可不会听我解释拔剑就砍,要不是那三个护卫相救劳资早就完蛋了。现在好了,骑兵挂了三个,我们死了两个,那些骑兵还穷追不舍。若不是洛克熟悉山林带着我逃跑,劳资还用得着翻山越岭的吃这么大的苦头吗?”

卡里克悻悻的摸了摸鼻子:“塔格尔,我们也是想保护你的安全才带你去内城的,这是做为朋友的好意。只是我们没想到敌人会那么强大……”

塔格尔甩了甩手,把手上的水珠甩干:“你们到底是怎么惹上这么强大的敌人的?我好象听商会里的人说起过这个旗帜上绘着熊图案的家族,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名字?”

卡里克重新蹲了下来:“我也不太清楚,我听说两三个月前王国的那些贵族和奴隶商行都联合起来,出动了几万人去安第纳克王国的希洛瓦斯岛进行了一场大狩猎,抓了几万名流民奴隶过来。不过那次行动他们的损失也很大,死了不少人。那个希洛瓦斯岛好象是个叫诺顿家族的领地……”

“诺顿家族?”塔格尔仿佛受了惊吓般的跳了起来:“你姥姥的,你们怎么敢去惹诺顿家族,难怪被人打上门来……”

“咦?你知道诺顿家族?”卡里克问。

“听人说过,他们号称是北地的咆哮怒熊,是前克里森帝国的军功贵族,为帝国镇守北地边疆。我出去游历前曾经听商会里的人说,在北地诺顿家族一战打垮伊比利亚王国的十万大军。你们脑子有病啊去招惹这么强大的敌人?象这样的军功贵族和他结怨的话可是不死不休的,你们这次有难了。只是我很想不通,诺顿家族的领地不是在北地吗?怎么希洛瓦斯岛也成了他们的领地?”

“这个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听人说希洛瓦斯岛也是诺顿家族的新领地,诺顿家族招了五六万的青壮流民要在岛上进行开发建设,所以上头的人就开始打这些流民的主意。前次我们聚会的时候就说过,这几年我们哈内亚巴达王国很缺乏奴隶,所以听说有这么多的青壮流民谁不眼红……”卡里克说。

“你们哈内亚巴达王国的贵族都是白痴吗?想动手前也得搞清楚对方的底细啊。怎么不放点脑子想想,有能耐招集五六万青壮流民在家族领地上进行开发建设的贵族世家会是好惹的吗?一般的贵族可是连五六万的领民也养不活啊!再说你们王国缺乏奴隶还不是自找的吗?谁叫你们不把奴隶当人就知道往死里使唤,死得多了自然不够用了,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奴隶可不是什么消耗品,他们会给主人创造财富,稍微待他们好点不行吗?奴隶死的越多其实就是那些奴隶主自个的损失,这么浅薄的道理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啊?”塔格尔数落道。

“卡里克,这位朋友是哪里来的?这话听得好象对我们哈内亚巴达王国的贵族很有意见啊,要不请他说说该怎么调*教那些奴隶好好干活?”这时又倚靠在大石头上的那个白脸贵族发话了。

“呃,子爵大人,我忘了先介绍一下,实在是抱歉。这位是商业联盟七巨头之一的彼得森商会副会长的大少爷塔格尔,他和另一位少爷埃里伯克是到我们王国游历长见识的,恩那个是他的护卫,叫……叫…….”卡里克忘了洛里斯特叫什么了。

“他叫洛克,是我们彼得森商会的护卫。认识您非常高兴,尊敬的子爵大人,彼得森商会的塔格尔向您致敬。”塔格尔必恭必敬的向半躺在岩石上的白脸贵族致意。不过这白脸贵族摆足了架子,直从鼻子里哼了两声,示意这就是答复。

“他是谁?”塔格尔也不在意,扯着卡里克走了两步在小溪边低声的问道。

“那是廷巴子爵,开国十七公爵之一,只是传到他的时候已经过了三代,爵位也从公爵降到了子爵。不过他姐姐是现任国王路德三世的大皇妃,刚刚给我们的国王生下大皇子,所以他的爵位很有可能重新升为伯爵……”卡里克也用很低的声音回答。

开国十七公爵,其实就是建立哈内亚巴达王国的十七个比较大的海贼团伙的头子,被封为公爵,当然建立王国的那个海贼国王也不是吃素的,他做了条规定,如果公爵的爵位继承人不肯交纳一笔金额比较大的爵位继承金的话,那爵位就降一等继承,当然领地什么的不会变动,只是名义上爵位低了有些不好听。这么看来,这位子爵的先人都是吝啬鬼,不肯交付继承金,所以爵位都降到了子爵。

“那个呢?”塔格尔用眼神撇了撇后面大石板上躺着的那个黄金剑士。

“那是古夫曼公爵的黄金骑士,好象叫什么奥斯,我不认识,不过我们昨天下午碰到了他,廷巴子爵出了一大笔钱雇佣他护送我们到哈米达斯王城。”卡里克说。

这个卡里克是塔格尔在奴比特城结交的一个狐朋狗友之一,在城主府担任一个小管事,负责清查监督府库的管理。被塔格尔请了几次酒送了两次礼两人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几乎把奴比特港的府库里有多少的物资储备都合盘托出。

塔格尔答应过他,要是彼得森商会在奴比特港开设一个交易点的话就给他十分之一的干股。所以为了大金主的生命安全着想,在诺顿家族武装登陆并打败了前去的那三千多由捕奴队组成的杂兵后,他死活拉扯着塔格尔进了内城……

做为城主府的常客,这位廷巴子爵自然认识卡里克这个小管事。昨天从奴比特港突围后,这位廷巴子爵坐着马车逃得飞快,只是运气不好,他第一个跑到这片丘陵地带,也成了乔斯克和尤里率领斥候营的重点关注对象,这个廷巴子爵指挥着自己的护卫和奴仆向斥候营的防御阵地发起了第一次冲锋,结果死光了他的护卫和奴仆,身边就剩下两个奴隶,一个是穿灰色衣服的贴身老奴,另一个就是那个正在溪流中抓鱼的大汉。

正着急之际,正好看见卡里克,于是卡里克就被廷巴子爵抓了差,成了他的护卫。后来古夫曼公爵等人来了,死光了护卫和奴仆的廷巴子爵就成了被忽视的对象。卡里克生怕自己等人被指定为送死的对象,去前面冲锋,就建议廷巴子爵走小路,避开大路,翻越丘陵再回王城。

那个叫奥斯的黄金骑士卡里克怀疑他是临阵脱逃,所以才和自己等人走一个方向。不过廷巴子爵既然认识,又雇佣了他一路护送,卡里克也没办法。谁叫别人是黄金骑士,而他只是黑铁,说话不管用。

卡里克偷偷的和塔格尔咬耳朵:这个叫奥斯的黄金骑士不可信,他连身为家主的古夫曼公爵的命令都能背叛,临阵脱逃,那么自己这些人在他眼里就象群蝼蚁。要不是廷巴子爵丢光了行礼和财物,又许诺等回到王城就会给他一大笔钱财,卡里克很怀疑这个奥斯会不会就在这里来个谋财害命。

所以卡里克是看见塔格尔最高兴的一个,起码塔格尔是个白银剑士,万一有事还能多抵挡几下给自己一个逃命的时机……

“那你们现在在干吗?”塔格尔很好奇的问。

……(未完待续。)

元氏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
贵州看癫痫那个医院
遵义癫痫病的最好医院
咸宁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