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乱世慷慨我行歌第五十二章俊俏和尚花刀子

2020-01-25 21:5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乱世慷慨我行歌 第五十二章:俊俏和尚花刀子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y:none;visility:hidden;}

一饮而尽,顿了顿酒樽并没有继续倒酒,而是抓过一把清莲子,一粒粒丢入嘴中,不见其咀嚼咽下,反而任由这淡淡的素雅清香弥漫口中。“穿过那扇凭空出现的门,果然踏入另一个领域,只粗略的看到那一座座巍峨峻岭正闪耀着万丈金光,好似星辰堕入了凡尘。可没等先生我仔细断定一番就闻一股劲风迎面袭来!”

随意拿起空酒樽放在唇畔,随着鼻息温吞这凛冽酒香,忽抬眼看了一眼小白,眼神中只有与天比肩的狂骄桀骜,傲然道:“先生我从不卖弄虚名,但遥想当年,我鬼谷的名号可谓一时无两威震四方,上三界无我不可去之处,哪怕是那戒律司先生我也是那座上客之人!”

“人的名,树的影,岂是空口白话叫两声便得来的?不是先生我托大,年少时的敢骂天地不仁确实如今看来狂妄一些,但不正是因为当时还年轻么,年轻时就配拥有与天比肩的狂骄,想当初先生我敢单枪匹马打上戒律司,拽过那老东西耳光不断!四周那些窝囊废连个屁都不敢放,头子在我手里,他们敢动一个?就是那一次先生我被激得彻彻底底暴怒开来,不管不顾砸了那‘不可为白衣’的祖宗律藏,至此彻头彻尾逼疯这头噬人的猛虎!”呵呵一笑,却有些懊恼不可言。

“戒律司乃世上之裁决,乱不得,为了天下苍生,黎民百姓,先生我怎能犯此大不敬之过,勉为其难的小输半手,给其一个台阶下,双方还没到势不两立的地步,不就是砸了一副破牌匾么,你家老祖宗都说没关系了,旁边兔崽子你再瞪一个?和和气气皆大欢喜,还象征的落了个客卿的名头,呵,借我鬼谷的东方,震慑一番八方小鬼。敬我为王。哈哈哈哈……”口唾漫天飞,眼前这老儿面皮是否太厚了些?虽不知当时场景,但肯定不是如这老儿口述那般,不好卖弄虚名?放屁一样的说辞……

口干舌燥,倒上一樽酒,润上一口,酣快淋漓。“往事不提也罢,之前说到哪了?”

“一股劲风迎面袭来。”小白半惬在巨石上,正眼看都不看鬼谷老儿一眼,有气无力回答道。

咽下一大口烈酒,烧得心肺灼热,一股热气上涌暴呵道:“先生我岂是那欺名盗世之辈?说时迟那时快,接连闪身躲开了那股危险之息,只见一粗布僧侣双手持棍对峙着先生我。仅凭这一根简简单单的木棍便能逼迫先生我闪躲,这旃檀寺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话锋离奇折转道:“那和尚模样到是颇为英俊,若不是那铮光的秃头与身着的朴色布衣,这定然是一位折扇翩翩的庐中俊秀,真搞不懂如此人儿竟这般想不开,抛了七情六欲,断了凡尘,当了和尚,可惜了。”鬼谷老儿很怪异的笑了笑,其笑容中透露出一股幽幽的阴风,吹到骨子里浑身不自在。

小白刚刚冒得浑身是汗,衣衫完全湿透贴是身子上,好生不自在,便解下长衫褪到一旁,抬眼看了看对面鬼谷老儿,发现其不以为意,便有些放开了身段,缓和了语气微微讥讽道:“你这老儿,关心人家小和尚外貌作甚?莫不是瞧上了那俊俏的脸蛋,想收入房中?呵。”

“牙尖嘴利的小子,先生我没你想的那般龌龊,并不是先生我贪恋那和尚的外貌,实属其外貌较之其武艺,要略胜一筹,此时回过神来,竟发觉,原来人的外表竟然也能成为一柄花俏的刀子,起码当时先生我就是因为如此而低估了那俊俏和尚的手段,当然,吃亏?不可能的。”完全不在意小白那极端的恶意攻击,反之一笑带过,想来定然是酒喝多了,也就无所谓了。

“真有那么俊俏?”

“真就那么俊俏。”

“比我还俊?”

“比你还俊。”

“那想来定然是如那文曲星下凡吧,比我这个文曲星转世还要俊俏的人儿,也唯有如此。”

“好生不要脸皮的崽子!”

小白很不容易醉,但并不代表他不会醉,起码如此俏皮话寻常时是说不出口的,而鬼谷老儿的反映更是反差甚大,哪里还有一点鬼谷先生的模样?活脱脱就是一逗孙子玩的老爷子,面对孩子的贫嘴,也唯有如此笑骂道。

“对峙那和尚后来怎么了?”小白下意识间动了动手指,一股透明的旋窝突然现于手掌之中,手指轻挑,那碟子中的雪参片就飞到手心之上,捏起一片送入嘴中,追问道。

鬼谷老儿眼角一挑,仿若不查般没有在意刚刚那股神秘的界中能量异动,只是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小白的左手,却空无一物。“先生我哪里有兴趣跟这和尚耗时间,推出一掌,送这和尚一程,我好去追那抱小孩的和尚。谁曾想,只见他手中的长棍豁然前突,仿若一条蛟龙卷着骇浪一般挡下我这一掌,有心算无心,我竟在这和尚手下落了一招,老羞成怒算不上,但年轻嘛,谁没有个火气上来是时候,这掌刚收回,猛然一拽!先生我也是不得已玩了一手控鹤擒龙,拽过来后,一耳刮毫不客气的策在那幅俊俏的脸颊上,空中旋转三周有余,这时间足够先生我离开了。”

嘿嘿一笑。“这一耳刮策在这等脸蛋上,岂止是一爽字可形容的。哈哈哈……”豁然大笑道。原来这老儿也年轻过,也会妒忌,原来他也是个寻常人啊。枉我为其定义为那凡尘俗子不相及的高人一等,顷刻间崩塌。

小白突然觉得嘴中这雪莲片仿佛缺点什么,不是那般滋味,舔了舔嘴唇,一抿嘴,拿过那坛酒,少倒了些许,端到嘴边,嗅了嗅如此炽烈,可却有着一股不一样的酒香,这时看到对面鬼谷老儿眯着眼睛微微笑着看着自己,那挑动的下巴却是驱使我润下这樽酒的动力,在鬼谷老儿那笑着的眼眸中,我润下了一小口,岩浆!骤然侵袭!

我捂着脖子满脸的强忍,却是睁眼看到鬼谷老儿笑得声泪俱下,耳边也传来阵阵嘲讽声:“你这崽子,不能喝硬逞强,装什么英雄好汉,这傻子样,活脱脱一吃鱼刺嗓子,卡死了。哈哈哈”

润下的酒只有小小一口不点,不一会便恢复得七七八八,只剩下那股炽烈在肺腑中灼烧,却已经能够开口反击道:“有本事喝光这一坛!笑个鸟?没本事就老实讲故事,小爷在这做你听客是给你面子,别不识抬举。”

酒壮人胆,古人言不欺我。此时小白竟能与鬼谷老儿叫板,这酒真是好东西。天佑小白,此时的鬼谷老儿已然没有了起初的豪气,自封酒仙?在这一坛烧刀子面前,杜康都得给跪下,哭诉一声酿酒一生,竟不知世上竟有如此仙品,愧做第一人。

说起这酒,可却是大有来头。这酒是鬼谷老儿无意中所得,巅峰之战,一击轰飞对方,故而砸穿了这远古庙宇的一间酒窖密室,翻手灭了那人后,这酒自然落入其手中,这些年来,情绪不稳定时,酌上一口,炽烈如岩浆般的酒液让全身心上下投入到回味之中,哪里还顾及情绪?可谓良药,而此时拍开的这一坛却是为数不多的最后余量,若不是先生我今儿个着实兴致昂然,怎能如此糟蹋这等天品美酒。

“喝一坛就算了,咱还是继续说,继续说。”讪讪道。

“没了那俊俏和尚阻拦,先生我是一路高歌猛进,两旁山峦叠嶂,独木成林,那上面金光闪烁之物却是一座座金顶寺庙,只留感叹,好阔绰是排场!”做沉思回想,稍作迟疑纠正道:“巍峨磅礴,气吞山河!观其景,已然无法用言辞去形容。”

而小白却是丝毫不话题上,疑惑问了句:“和尚那么有钱?”

不予理会小白那白痴话题,继续道:“周围群山均成众星捧月状,拥护着群山正中的那一块盆地平原,那平原之上,一座朴素乃至残破的寺庙存在于此,唯有那庙宇门梁之上的那一块褪色牌匾回应着群山上的金光闪烁,万佛朝宗般的三个褪色朱红大字!旃檀寺。”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中山市小榄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主治医生
贵州看癫痫
蚌埠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银川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