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誰為樓市調控殉葬

2020-01-26 12:3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一个人口40余万的小县城两三年前,大城市里炒房暴富的聒噪开始波及到这里,打破了当地原有的宁静仿佛一夜之间,县城里的房地产开发风生水起:旧城改造、棚户拆迁、新区建设成了的施政纲要;被动逼出的“刚需”,和主动出击的投资、投机需求渐渐汇成一股强劲的购房力量,当地但凡挖坑的、在建的住宅项目,尚在图纸规划阶段就遭到抢购购房置业成为人们街头巷议的主要话题昔日崇尚劳作的淳朴市民,如今却纷纷变成坐享房价上涨红利的赌民

就是在这样的全民狂热氛围下,我的一个当地朋友加入了一场豪赌和中国数以万计的小开发商一样,他将自己多年经营实业积攒下的资金,全部投入到一个房地产项目之中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项目如果赚了,我就身价翻番、一夜暴富;如果赔了,我就倾家荡产、全部归零”

让县城赌民们掉以轻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无论膨胀到多大规模、创造多少增量、积累多少存量,最终总归是政策坐庄政策翻转预期,预期干扰市场,市场则最终裁决赌局胜败

持续近两年的房地产调控,先是在上收紧购房者的按揭比例,继而在预售款、开发贷款上收紧小开发商的资金链条最后,开发商的主动让利降价,以及调控政策的持续喊话,让购房者越来越深信房价还将下降,刚需们转为观望,投机者则等待抄底就这样,维系一个小县城房地产市场运转的利益链条轻易被掐断,多米诺骨牌效应随即出现

上文提到的那位小开发商,迄今期房已变成现房,但还是一套也卖不动工程款、材料款、地方税费、贷款、高利贷却接踵而至,每天疲于应付讨债上门者他最近典当了自己的奔驰爱车,还押上了数套私人,唯一能做的“自救”,是借新债还旧债这种饮鸩止渴的融资方式究竟还能撑多久,他心里一点谱儿都没有“天塌大家死”他索性这么想因为县城里类似他这样的不在少数

而在省会城市哈尔滨,在房子严重滞销的当下,大批当年趁热淘金的中小开发商,此时正开始遭遇清算

我所熟识的某中型开发商正在与昔日的合作伙伴打官司目的是想要回自己两年前注入的股份,分家散伙持续的楼市调控早已让这位开发商对行业前景失去信心,他想从此告别已被“玩儿残”的房地产,另觅他路最近,他刚拿到一项“超声波增压石油增产技术”的国家专利奖励,正筹谋产业转型升级、大干一场然而,无奈另一条腿却仍深陷在房地产泥淖中难以自拔如何从房地产业中赎回本钱完成“发展方式的转变”,这显然不是他一个人所面对的艰深课题

对全国数以万计的中小开发商来说,最近政策层面似乎没有任何利好消息:北京、杭州等大城市六七月份忽现房价反弹迹象,迫使中央三令五申“坚定不移做好调控”、“决不能让房价反弹”

8月上旬,国务院派出的八个督导组陆续回来述职,隐约传递出“有关部门正在研究房地产调控储备政策”的信号期间,一条有关“商品房预售制度或被取消”的传闻就致权重地产股集体大跌,市值蒸发逾6%的上市公司多不胜数有人认为,“这是地产崩盘的前兆”

这些悲观预期,足以致众多中小开发商沉入冰湖之底此前曾有业内人士戏谑:“这一轮房地产调控的目标之一,就是要让一批中小开发商死掉”一句并不认真的玩笑,却成了一个行业的咒语,让无数从业者为此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对那些大型上市公司、房企十强来说,房地产调控的影响,不过是使其公司的财务报表蒙受一定幅度的数字浮亏;然而对那些公众视线之外的众多中小开发商而言,调控则是血淋淋的生死考验包头、等地,均已出现数起房企老板因还不起赌债而自杀的悲剧;温州等江浙一带,小开发商卷款跑路的传闻也不绝于耳相比于房价是否已合理回归至“总理价位”的争论,中小开发商的垂死呼号似乎已被淹没殆尽

能怪谁呢但凡是赌局,就注定不会个个都是赢家房价只涨不跌的神话虽然支撑了多年房地产牛市,怎奈如今却遭遇周期最为漫长的调控在貌似热闹的击鼓传花游戏中,总有人会不幸成为最后一个接棒者,能不能翻盘,全看十八大之后“鼓声”是否继续

2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生物谷灯盏细辛胶囊作用有什么
云南生物谷药业灯盏花系列药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