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平度街道拒绝村民分配1500万土地增值收

2019-10-09 03:2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平度街道拒绝村民分配1500万土地增值收益要求

3月22日,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在村南被征土地上围观被烧毁的帐篷。 新京报 王嘉宁 摄

昨日下午,平度市青岛路5号,贵和置业的办公楼已锁门。新京报 杨锋 摄

平度纵火暴行背后的征地纠纷

杜家疃村2006年隐瞒村民征地81亩;土地增值收益1500余万如何分配引发矛盾;村主任涉嫌贿选

3月21日凌晨,山东平度杜家疃村村民守在帐篷里阻止开发商施工,被人纵火行凶,造成一死三伤。

这块被村民守护的土地于去年10月被开发商拍得。但村民认为2006年征地时未召开村民大会,程序违法,且他们未获得相应征地赔偿。

村民与开发商对抗的背后,是城镇化迅速推进大背景下,征地过程中村民与村委会负责人之间的利益纠纷。

昨日上午,杜家疃村南侧一公里外地的耕地,在喧嚣了三天后,恢复了平静。

这块位于厦门路南的125亩土地,被开发商用巨幅广告牌圈了起来。围挡入口处是一座被烧得只剩铁架的帐篷,上百条白布绑在架子上。

这顶帐篷曾是村民们对抗开发商施工的“据点”,他们守在这里看护已经卖掉的土地。3月21日凌晨1点50分,一场人为的纵火将帐篷里留守的村民耿福林烧死,并将另外三名村民烧伤。随后的几天

,每天都有大量村民来此抗议和祭拜死者。

事发四天后,25日23点43分,平度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3.21纵火案告破,4名施暴者受王月某及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和工地承建商崔连某指使实施了纵火暴行。目前,平度市公安局已将7人刑事拘留。

村主任为己谋利?

纵火指使人工地承建商崔连国是村主任的亲戚,村民怀疑村主任在征地、卖地过程中个人谋利

昨日上午,涉嫌指使他人纵火的杜家疃村村主任杜群山(警方通报中的杜群某)家大门落锁。有知情村民称,24日白天还看到杜群山,当天傍晚,他被街道办以开会的名义叫过去,随后被警方当场带走。

据村民介绍,杜群山今年40岁左右,村主任任期原本到今年8月结束。杜群山看起来比较和善,见人总是笑呵呵的,外号“笑面虎”。

杜群山是村里杜姓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但村民们却不熟悉他。多位村民称,2011年之前,杜群山一直未在村里生活,而是在外地开摩托车配件店。直到2011年4月,才回到村里竞选村主任。

关于杜群山当选村主任,许多村民提出质疑。先后采访了20多位村民,他们都提到,2011年,杜群山是通过贿选当上村主任的。

“少的给1000元,多的给5000元。”村民李作军称,杜群山当时也曾给他打,“我们家有3张选票,他说给1万元叫投他,我没答应。”

据新华社报道,杜家疃村本届村委班子于2011年3月选举当选。李国良等村民反映,村里选举存在贿选,当选村干部要靠“买票”。多位村民指证,2011年的选举,村主任选票每张约1000元钱,杜群某总共花了30多万元。

从21日至25日,新京报多次找杜群山,但其家门一直锁着。军绿色的双开大门右上角,挂着一块红底白字的“党员家庭”铜牌。

而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另一指使人崔连某,多位村民证实,其真名叫崔连国,是杜群山二哥杜群利的妻弟。警方通报称,崔连国是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系涉事地块工地承建商。

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发现,青岛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9月,法定代表人为王剑彪,同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公司注册资本780万元,登记地址位于平度市李园办事处人民路西端南侧号,经营范围为“一般经营项目:房地产开发、销售”。

3月26日下午,新京报去公司注册地,但未找到该公司。那里有栋三层小楼,一楼为军粮供应站,二楼为一演艺公司,三楼空置。附近居民也未听说过贵和置业公司。

据知情人士告知,贵和置业实际办公地址位于平度市青岛路5号。新京报找到该公司,一楼玻璃门已落锁。旁边一家汽修公司的员工称,该公司员工已下班。

崔连国身份曝光后,村民们更加怀疑,杜群山在征地、卖地过程中“捞取个人利益”。

“毫不知情”的征地

早在2006年,这块土地已被政府征收,但当年未召开村民大会,多位村民表示不知情

杜家疃村是个只有197户647人的小村庄,紧邻平度市区。村庄北侧,平度市内交通主干道青岛路东西贯通,村里的耕地都在村子南侧,被厦门路分成南北两块。路南的那块就是此次村民“保卫”的土地。

2008年,当地政府曾试图征用厦门路北的上百亩耕地建设一座商贸城。彼时村民与政府达成的初步协议是,每户村民有14平米的门头房、每年数万元的补贴和年底福利。这一条件得到了村民们的赞同,但开发项目最终搁置。

3.21纵火事件后,这块位于厦门路南侧的土地,征地程序与土地手续是否合法齐备,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新京报先后采访了30多名村民,他们均表示,对于这块土地的征地过程“毫不知情”。

多位村民称,早在1996年,这块耕地里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基本农田保护区”。这块石碑在2006年前后消失,但当时并未引起村民关注。

按照《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征收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批准。对此,平度市国土局土地供应科科长张海山明确表示,所征土地不是基本农田。但其拒绝提供该市基本农田区域图。

平度国土资源局还表示,被征用的土地早在2006、2007年就已经将农业用地转为建设用地。意即早在2006年,这份土地已经被政府征收,不属于杜家疃村集体所有。

而村民反映,2006年、2007年并未召开村民大会,村民毫不知情

从2002年至2007年担任杜家疃村文书的李荣茂告诉新京报,他亲眼见到凤台街道办(时为香店街道办)的“经管办”伪造的村民签字、指印等文件,并收走了村委的印章,依此办理的征地手续。

李荣茂说,当时街道办要求三不准,“不准召开村委会、党员会和村民代表会”。

村民李冒(化名)说,2008年要建商贸城征收土地时,他曾听李荣茂提起过,“地在2006年就被征了。”

对于材料造假一事,凤台街道办副主任曹颖杰表示,他们将展开核实、调查。

村支书江胜军坦承,当年征地确实没开过全体村民大会,也未曾张贴告示,但这是在服从“上级党委的决定”。凤台街道办一名负责人也证实了征地没开过村民大会的说法。

此外,平度官方发布消息称开发商围挡面积125.36亩,其中81.59亩去年10月进行招拍挂,土地供应手续完备。而对于剩余的40余亩土地,官方称“出于区域美观和施工临时需要,统一作了暂时围挡。”

“不说清楚谁也甭想动地”

多位村民表示,村支书和村主任欺骗称地未卖掉,因此阻拦铲车

去年10月,青岛成元天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市政府的招拍挂中,以平均每亩124万元、成交价1.0315亿元拍得杜家疃村厦门路南的81亩土地,准备开发建设成名为开元御景的楼盘。据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是“政府的形象展示和标杆项目”,总占地面积约4100亩,总建筑面积约360万㎡,投资达160亿元。

2013年1月,平度市政府、凤台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在厦门路南的耕地上清点树苗、农作物,土地被征用的消息在村子里传开。

村支书江胜军、村主任杜群山挨家挨户打,通知村民领取青苗补偿费,并签署保证书。

新京报从村民手中获取的“保证书”显示,“村民在领取地上附属物赔偿后,保证在当年4月30日前对其所属的地上附属物清理完毕。若在规定时间内未清理结束,视为自愿放弃,自行承担,村委及施工单位可自行处理,本人不再追究。”

官方出地上附着物青苗补偿费每亩2.5万元,无论是否有农作物。凤台街道办一名负责人告诉新京报,每亩2.5万的青苗补偿,在当地“是公平合理的”。

最初,村民们担心签字意味着同意卖地,因而都不肯签字领钱。

但村民李冒说,村支书江胜军告诉他,“青苗费是青苗费,地钱是地钱,卖地必须大家同意签字才行,价钱不合适咱不卖。如果不行,到时候我带着大家,扛着铁锨跟他们去拼命。”

新京报采访到大部分村民证实,江胜军跟他们说的如出一辙。多位村民表示,之所以签了保证书,是受了江胜军和杜群山的欺骗。他们认为土地并没有被卖掉,青苗费只是“提前领取”而已。

当年4月中旬,该村所有的村民领取了2.5万元青苗费,并签订保证书,按了红手印。

但很快村民们就发现,土地可能被卖掉了。

当年4月20日,有村民看到一辆铲车开进麦地,四五十名村民跑进地里,阻止铲车铲地。李冒站在铲车前,称要铲地“先从我身上压过去。”当日,铲车离去。

部分村民告诉新京报,尽管保证书上说领了青苗费就自动放弃地上附属物,但他们没料到这么快就要清理土地。“这意味着土地可能被卖掉了。”

村民们询问江胜军和杜群山,但“他们就说不知道。”村民们商量后决定,“不说清楚谁也甭想动地。”

土地争夺战

2013年麦收后,村民屡屡遭到骚扰,他们向街道办反映土地问题,但一直未得到答复

街道办出示的收款收据显示,涉及青苗补偿费340余万和土地征收补偿安置费604万均已在去年四五月份拨付到村委会,根据山东省政府令226号精神,604万中的20%村委扣留作为集体经济积累。上述两项费用已分发到户。

一位已领取补偿款的村民说,尽管自己没有同意卖地,但还是签字领取了部分补偿,“我担心如果不领,可能就会一无所有。”

2013年麦收后,依照农例,地里种植了玉米和大豆。2013年8月的一天晚上,即将成熟的玉米在一夜之间被挖掘机铲平。

部分村民家里也开始遭遇骚扰。村民杜建青家晚上被扔了两个大礼炮,村民王霞的轿车玻璃被砸碎。村民们怀疑是开发商雇人搞的破坏,但没能证实。

多位村民称,直到此时,大家仍不知道土地为何被圈、圈走后的用途、如何赔偿等事宜。“没贴过告示,没用大喇叭喊过,也没开过村民大会。”村民李亚林说。

2013年年底,李冒、杜建青、王霞等十多人到凤台街道办反映,地是不是被卖了,为何没开村民大会,工作人员将上述问题登记后,一直未予答复。

村民们对新京报表示,对于征地本身,大家还是很渴望的。李冒说:“我们村一个人平均也就4分地,种麦子不赚钱,一征地,大家就有钱了。”

但村民们无法接受“毫不知情的征地”,地卖给谁了、卖了多少钱都不知道,这意味着土地的收益可能被个别村干部拿走。

“不患寡而患贪污”

街道办决定将土地增值收益存银行,村民担心钱不分配到人会被村委会贪污

凤台街道办一名负责人认为,此事的核心不是征地程序的问题,“根上还是如何分钱的问题。”

今年2月27日,招拍挂后的土地增值收益费1500余万拨付到村,部分村民提出分发到户,遭到村委拒绝。

杜家疃村支书江胜军坦言,他个人是想把钱分下去,“按照我个人想法,这部分钱留20%在村委,剩余的80%返回给村民”。

但街道党委没有同意。江胜军称,街道党委开会时称:“这块土地增值收益费坚决不能分。我不能违背党委的决定”。

凤台街道办负责人说,对于土地增值收益,并无相关规定如何分配。根据街道办党委的意见,这笔资金存入银行,每年能有90万的利息,这样每年都能给村民发福利,“惠及子孙”。

这名负责人认为,分钱暴富后,会让农民好吃懒做,甚至道德沦丧。“曾有一些村子的村民上访要求分钱,村委会迫于压力就把钱分了,结果村民换车换房换媳妇,有的人还一下买两台电视和一个保险柜。”

尽管街道办对拒绝给村民分钱给出了理由,但杜家疃村民们表示他们另有担心。

“以前叫不患寡而患不均,现在是患贪污”,李冒说:“这么多钱放在村委会,我不相信他们不贪污不挪用。”

村民们也纷纷附和这一说法,他们举出杜群山竞选村主任的例子。2011年竞选时,杜群山曾向村民发过一封《致杜家疃全体村民的一封信》,信中说,“土地是祖祖辈辈留给我们的共同资产,也是杜家疃老少爷们儿的家园,更是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唯一空间……绝不卖一分一厘土地是我庄严的承诺!”

今年3月3日,印有楼盘广告牌的围挡将耕地圈起,村民认为卖地已成既定事实。3月5日,村民们在围挡的入口处支起帐篷,日夜轮流派人值守,阻止开发商施工。村民约定,一旦出危险,鸣锣为号。

3月15日左右,曾有大约二三十人的一批社会青年,前往事发地点滋事威胁,村民鸣锣,其他村民聚集,并持铁锨等农具来到事发地,这群人才离开。

村民李亚林称,这一伙人带头的一名男子叫孙大伟(音),曾在3月12日时与另一名男子自称是开发商派来的,上他家询问,“为什么你们不让我们施工?”后因李亚林拿出录像两人离开。

多名村民称,有施工队人员告诉他们,施工队接到了上级命令,3月25日之前,必须动工。

村民们认为村主任杜群山对征地的支持十分坚决。有村民说

,不开村民大会卖地无效。杜群山回应,“卖地就跟你们家卖房子一样,证最后在谁手里,地就是谁的。这事是政府行为,你们爱上那儿上访去那儿上访,爱去找谁去找谁。”

城市“包围”村庄

平度市近年大力推进城镇化,杜家疃村周边多个村庄均在拆迁

3月23日,杜家疃村哀乐不断,这是纵火事件中死者耿福林的葬礼。村支书江胜军踱步到耿福林家,一脸肃穆。但没有人见到杜群山。

江胜军是2011年与杜群山“一同上台的”。他家位于杜家疃村292号,与289号的村主任杜群山有3户之隔。

当天下午,江胜军回到家,趴在桌子上给“党委领导”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在报告中他说,耿福林已经火化,目前他控制不了局面,“实在无能为力”。

江胜军说,他辞职的主要原因是“上边压,下边挤”,群众不理解,工作难做。“连我嫂子都对我有看法了。”

这已不是江胜军第一次提出辞职。本月中旬,在村民搭建帐篷守地后,他因“控制不了场面”,向凤台街道办党委提出了口头辞职,随后跑到潍坊赋闲。

但党委领导以“那个村子没有问题”挽留了他。“我是共产党员,我得服从命令。”江胜军说。

杜家疃周边的大官庄、西凤台、东盘疃、西盘疃、大窑村、李官庄等诸多村庄,也都面临征地或拆迁的局面。

近年来,平度市委市政府强势推进城镇化,征地拆迁力度非常大。目前,平度市辖区内,共有超过90个村镇正在推进类似的城镇化工程。

2012年3月22日,平度召开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动员大会,市委书记王中说,要排除干扰,破解制约,强化“抓拆迁就是抓改造、抓项目、抓超常规跨越发展”的意识,以坚定不移的决心“强力”推进新型城镇化。

去年11月12日,号称青岛最大新农村社区幸福里社区奠基。这个同样属于凤台街道的社区占地近300亩、总建筑面积323万平方米,涉及周边5个村庄1100余户村民。而这样的新农村社区,平度今年共规划建设261个。

村民李冒说,等到村南侧的楼盘建成,整个村庄将被城市“包围”,村民们早晚有一天也会上楼。

新京报 王瑞锋 杨锋 山东平度报道

收银免费系统
实体店怎么做新零售
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