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福建寿宁古廊桥通向从前的梦境

2019-10-13 02:41: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福建寿宁古廊桥:通向从前的梦境_民俗资讯

不知从何时起,寿宁出现廊桥。反正,居住在山林村落里的男女老少,曾经一年年一代代地从桥上走过,到对岸砍柴种田、寻亲访友,到远方求学做官、经商务工。

没有人会把这一座座藏在深山密林里的木拱廊桥,与表现当年汴京繁华景象的《清明上河图》连到一块儿。直到有一天,一位着名桥梁专家来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名画上的那座木桥,采用的正是这种设计模式呀。遍寻天下而未遇的古桥,竟然在这里被找到。于是,人们以惊奇的眼光注视廊桥;于是,人们才想起那些造完桥便挥一挥衣袖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的造桥工匠;于是,人们便四处寻觅他们,而直到这时,作为廊桥技艺的最后传人,一位名叫郑多金的老人才被史书记载。

那是一座座“原生态”的桥梁,搭桥用的材料,除了林中采来的木头,就是泥巴烧成的瓦片,就连匠人们搭框构架常用的铁钉也不用一根。这些山村土匠,究竟是根据什么力学原理,让如许鸿梁巨木跨溪跃水,轻盈如虹地贯通两岸?很多人诧异,工匠们恐怕也不懂,就像唱山歌的原生态歌手,并不知道那些高妙的音乐理论。他们只知道路到溪边了,就应该有座桥。这里的山区多佳树巨木,于是他们就搬来树木,交叉穿插,叠架成拱,然后铺上桥面。为遮挡风雨侵蚀木桥,自然就得在桥上再盖个顶篷,于是便有了廊桥。就像树木要开花、泉水要流淌一样,廊桥在这个地方自自然然地生长着,它们与周围的山水自然和谐相融,它们就是山水自然的一部分。它们朴实得像戴着草帽的田汉樵夫,它们纯美得像穿着土布的山嫂村姑。

多山的福建也多溪流,为了渡水过溪,有人以木板搭建浮桥,有人在溪中竖立方石,也有人用石料铺架拱桥。总觉得在形形色色的溪桥中,廊桥最勾人诗思。当木桥上面被支起屋架盖上屋瓦成为廊桥,当廊桥的屋顶有了飞檐翘角,有了精心彩绘的吉祥图案,当廊桥的两边有了或方或圆或梅花状的窗孔,寿宁工匠的造桥技术便有了艺术的品位。当廊桥里被安上条凳、摆上茶桌时,廊桥便成了一扇展示山乡文化的窗口,成为一幅山地民俗风情的画卷。砍柴挑货的汉子在桥上歇息,廊桥便是一座凉亭;一阵急雨把路人赶到桥屋之下,廊桥便是一座避雨亭;山野村夫在桥上煮泉泡茶说古论今,廊桥便是一间乡村茶馆兼聊天室;附近山民把竹器木具、鲜菇干笋带到桥上交换,廊桥便成了一个小小圩市;当过往的文人雅士见景生情、脱口成诗之时,廊桥便是吟诗台,两边的板壁便是题诗墙;当山村的青年男女相约在桥上幽会时,廊桥便是一片遮掩羞涩、营造温情的林荫。据说,在有些廊桥里摆放着宽大如床的长凳,不仅供山民们日间躺着休息,也供流浪的乞丐夜里栖身。造桥人的悲悯情怀、博爱心胸,令人起敬。

那一日在路上遇见一位村姑,我问她们的村子里有没有廊桥,她只说一句“寿宁的廊桥比米还多”,便飘然而去。后来我知道这是当地人流传下来的口头语,说的是当年寿宁廊桥遍地的景象。廊桥跨过一条条溪流,连接起一座座被隔断的山,也把山里人的爱情、友情、亲情与无数梦想串联起来。山里的路没有里程碑,山民们只记得到了某座廊桥,离目的地又近了几程。每一座廊桥以自己独特的风姿,招引着贩夫挑汉、商客旅人。那座桥可闻鸟鸣如乐,那座桥能见绿枝拂窗,那座桥上的清风最爽,那座桥人气最旺,那座桥午梦最甜,常走廊桥的山里人都清楚。而到了那座里面可以摆摊的桥,那就已经来到集镇了,他们的笋干、山菇、篾货和柴草可以在那里卖出,化为晚餐桌上温馨的灯火和妻儿的欢颜。因为有了一座座如虹飘逸的廊桥,艰辛而漫长的山路便一段段地有了盼头。廊桥,那是苦涩日子里一杯绵长的甜酒,枯寂岁月里一曲常新的歌谣,哀愁时光里一个可以倾吐的知己,落魄境地里一个托举心灵飘飞的梦。

最依恋那些至今还藏身在深山怀抱的廊桥,它们那轻盈欲飞的身姿,总是在澄蓝的水底浸泡出一片清纯的梦影。水在动,桥在飘,美得那么不一样,美得那么不真实。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桥梁飘浮着利欲的俗尘躁气,眼前的廊桥却依然穿着古装,透出一股沉潜的气质,似乎还沉醉在遥远的梦境中。这样的廊桥如今已很少有人走动了,但里面依然洁净无尘,因为这里没有纷扰的尘烟,永远是清风清露的世界。偶尔两三个挑着篾箩的汉子、挎着竹篮的妇女走过,更点染出廊桥的古典意韵。虽然他们的着装早已不古,但他们的神态举止犹存古风。恍然间,觉得他们就是从远古的年代走过来的人。让一颗因躁动而疲惫的心,歇息在古韵悠悠的廊桥之上,那种感觉好爽。

“比米还多的廊桥”,如今在寿宁只剩下19座。面对它们的日渐稀少,我既无可奈何,又耿耿难以释怀。它们毕竟不是只供人走路的桥,不该随着现代交通业的发展而消失殆尽。为了让廊桥的艺术魅力与民俗价值永留世间,我期盼郑多金的传人代代不绝。

微商城建设
微店电脑版卖家版
怎么开通公众号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