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异界奇门风水师 043 是梦是幻

2020-01-16 19:4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奇门风水师 043 是梦是幻

听陆惊鸿问起此事,酒猪沉吟了一会,似是考虑该怎么说。

“禅宫之人,外人很少接触,他们据说不是我大夏的原始传承,据说是从海外流传过来的。”

“或许是因为是外域的传承吧,他们许多观念感觉颇为怪异,比如说,他们认为,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活着只是为了追求梦醒。杀人反而认为是解脱对方,让对方提前从梦中醒来。所以杀人毫无心理障碍。不过他们一般倒也不会随便杀人,认为只有执迷不悟者需要以杀人的方式让其从梦中提前醒觉。有悟性的人可以在梦中觉醒,自由穿越于梦境与现实之间。”

陆惊鸿听得眉头大皱,道:“那他们为何不自杀让自己觉醒,还留在这梦中做什么?”

“他们往往自称是游走于现实与虚幻的使命者,带着使命而来,寻找可以在梦境中觉醒的人,而自杀被视为放弃使命,将遭到唾弃。”

陆惊鸿冷笑一声:“好完美的双重逻辑标准。”

酒猪说:“所以让你少和他们接触。如果他们说你有悟性,那就会强迫你放弃一切和他们走,追求所谓解脱,如果他们说你执迷不悟,就提前让你觉醒,也就是杀了你。禅宫中人一大特点就是光头,因为他们说这世间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包括身体发肤,他们如果要杀人那也是极其亡命的,因为他们认为死亡没什么可怕,没完成使命才可怕。”

陆惊鸿心道:“这却不是我们世界的佛教徒了,枉自挂了个禅字,怎么听都像宗教主义极端分子。”

自言自语道:“听起来就像邪教,难道没有人打击他们吗?”

酒猪说:“正是,历朝历代都不遗余力的打击他们,杀了不少禅宫中人,包括天心宫,昊星崖,凡枢阁都曾出手,不过对方也有大能,很难杀绝,他们后来便躲到海上,在一些海岛间藏身,但是他们也会不时派出一些人在世间行走。出来的人,往往都是法力高深之辈,就算是几个修行门派也需派出大能方能应付,且每每遭遇必会不死不休,所以几大门派也需要小心应对。”

陆惊鸿听了心底倒放下一点心来,自己应该不会那么倒霉遇到禅宫中人吧?

说话间,不知不觉已是天亮,三人不由得苦笑,昨晚被那死人一闹腾,都没休息,眼下正该养精蓄锐,方能应付接踵而来的凶险。

当下各自回房休整。陆惊鸿回到房中,见小雪和毛团依偎在一起,睡得正香,毛团鼻孔还喷着小泡泡,煞是可爱,不由得心中一暖,摸摸两小的头,也闭上眼睛自去打坐了。

闭上眼,心里却想着酒猪所说,禅宫中人,认为这世界乃是虚幻的。其实自己心里也有些疑惑,自己穿越过来,安知是不是根本就是一个梦?或许自己醒来,发现一切都是大梦一场,程子平依旧在身边,自己还在温暖的家中,沐浴在阳光下,窝在窗台上看书?

不过,自己也算是个道门弟子,道家中人从来不会主张消极逃避,而是一直强调面对最真实的自己,更不会主张修来世,按道家说法:这一世你都做不好,下一世你就能做好了?修行先做人,把人做好了,才能有超越自己的基础。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环境,都没有区别,唯有自己本心,最为真实。

当下摈弃杂念,对自己说:“不管这是真实还是虚幻,自己依旧是自己,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哪怕是梦境,也要不违本心,不忘初心。”

一时间心神平静无波,徐徐沉入奇门盘空间。

方一进入,便感觉奇门盘空间发生了变化。原本平板一块的奇门盘周围升腾起袅袅的影像,将奇门盘裹在中间,游走变幻,如今的奇门盘恍眼一看,竟是一个虚幻的球体。周围的星空也变得清晰了一些,似乎能隐隐约约看见星光。太极双鱼依旧游走不停,却也不再是一个圆盘,而是一个小小的圆球状。

一时间诧异,仔细看那奇门盘演化出的奇门球,似乎有一种熟悉之感,仔细揣摩半天,蓦然想到:这不就一个八门九星运行的立体轨迹图么?

又想,一直说奇门乃是模仿天地运行规则,难道这便是规则演化?当下集中了全副心神,仔细看去,果然,当惊门运行到兑宫之时,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恍若刀剑嘶鸣,而当生门运行到坎方之时,原本冰封一片的大地开始衍化生机。陆惊鸿心有所悟,这却是演化五行生克旺衰之变化,但全神贯注观察了一会,便觉得心神耗尽,刚一退出奇门盘空间,便沉沉睡去。

醒来之时,感觉一团毛茸茸正在自己脸上蹭来蹭去,鼻孔痒得不行,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才清醒过来。仔细一看,可不就是毛团拿尾巴拂自己脸来着,顿时恶向胆边生,一把抓起毛团——突然发觉已然抓不起来。

陆惊鸿欣喜道:“毛团你醒了!”看看个头的确又大了一号,如今有正常家猫大小了,身上也不是一片灰扑扑的颜色,开始有一些浅浅的条纹,如今看起来,就像自己曾经养过的那只虎斑猫——当初陆惊鸿养的那只虎斑可是足足有十四斤重。

毛团得意洋洋的呲了呲牙:“你看,我长牙了!如今对付一两个壮汉不成问题,谁要敢欺负你,看我挠他一个满脸桃花开!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陆惊鸿一脸生无可恋的遮住了眼:“你有点节操行不行?还是白虎呢,人生愿望,不对,虎生愿望怎么就沦落到挠人一脸了……”

说着便毫不客气的把毛团抱起来蹂躏了一番:“来来来,先让我吸个猫先!”

毛团奋力挣扎着:“吸你大爷,人家是白虎不是猫!信不信我先挠你一脸!”话虽如此,小爪子却也没有伸出来。

一人一毛团闹了半天,方消停下来。毛团说:“你现在怎么打算?难道就在这里窝着?要不,我先去巡视一番,有啥对我们不轨的人通通咔嚓了。”

陆惊鸿说:“这不是在等你醒吗?酒猪大叔和李白大叔都还有伤,不过眼下已无大碍。就你现在这本事,恐怕还不能随便把人咔嚓了,现在追杀我们的是诡狼,据说都善于易容化妆,潜伏于市井之徒中,你可不会分辨。”

毛团道:“怎么不会了,他们只要露出杀气我就会察觉。”

陆惊鸿道:“你说的也没错,但万一人家设伏呢?换做是我,我就会先让一个杀手露出杀意转移注意力,待你们以为杀手现形,全力防备之时,其他人后发而动。虽然不一定得逞,不过想想也挺烦的。”

毛团说:“那我们待在此处,岂不是坐以待毙?”

陆惊鸿道:“我心中自有计较。眼下,二皇子想要杀我,恐怕还是暗中出手,我总不能处处被动,不过,想要扭转局面,却是需要一个契机,但这个契机如何把握,我心里尚没有着落。只是昨天起了一局,却又颇为诡异。”

于是把昨日起的奇门局和毛团说了一下,说:“我觉得这卦象诡异,反而不好意思和酒猪大叔他们说,恐怕他们觉得无厘头,正好你醒了,我正想着按卦象所示,今日申时去正北方向看看。”

说话间,小雪已经跳进了陆惊鸿怀里,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溜溜的盯着陆惊鸿,那意思就是可别落下我。

陆惊鸿爱怜的摸摸小雪的头,说:“那我们就去看看这骑猪的书生,红袍的光头会不会出现!”

合肥长淮医院电话
武汉民生医院具体地址
包头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怀化正规白癜风医院
汕头医院做包皮过长好
分享到: